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春色  »  【柯南同人之偶像密室杀人案】【完】



清晨,毛利小五郎坐在办公桌前,疑疑地望着墙上的美女。

  房间的墙壁上,到处张贴着青春偶像冲野洋子的图片,那纯真的眼神,美丽的容貌,都令他陶醉不已。如果让他的女儿毛利兰看到,一定会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像这样疑情的目光,怎么会出现在老爸的脸上?

  不过,很快他的眼神就变成了纯粹的色鬼目光,抱住桌上的电视机,把脸紧紧贴在萤幕上用力摩擦着,兴奋地叫道:“哇,是洋子小姐,好可爱!”

  刚起床去洗脸刷牙的柯南经过门前,听到门里传来的兴奋的狂喊声,向里面看了一眼,无奈地叹了口气。

  毛利小五郎叔叔又在抱着有洋子小姐影像的电视机喊“卡哇咿”了,真是典型的好色无胆的中年男人。

  他变小已经三天了,却得到没有任何有关黑衣男子的情报,要照这样下去,恐怕永远也无法恢复原状。

  不过,这也是他过得最幸福的三天。这三天,他和毛利兰就像夫妻一样生活在一起,而整天喝得烂醉如泥的毛利小五郎,竟然连女儿房间里传出的充满欲望的叫床声都听不见。

  唯一让柯南不满的,是小兰不允许他把肉棒全部插进小穴中,就连做爱时也小心地扶着他的腰,生怕他一时兴起把肉棒戮得太深,捅破了处女膜,因此,他们用得最多的还是用口舌和手刺激对方的性器,让双方达到高潮。

  小兰仍然把他当成小孩子,一个能满足少女性欲的小孩子。他也不敢把自己的真实身份说出来,以免被黑衣人听到风声,杀人灭口。

  正在刷牙的柯南看着镜子里小孩子的脸,叹息了一声。既然小兰执意要把处女身留给新一,那只好等到自己哪天回复了原身再说了。可是如果不能够回复原身,只怕要一直持续这种大姊姊和小弟弟做爱的奇特性爱关系。

  就在刚才,他刚和小兰做了一场清晨性爱,用肉棒、手指和舌头把毛利兰送上了高潮的巅峰,可是为了防止她叫床叫得太大声,只好用小弟弟堵住她的嘴,免得被她父亲听到。

  柯南摸摸自己下体软软的阳具,想着自己刚才又把精液射进了她的嘴里,让她乖乖地吃了下去,脸上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上学是柯南讨厌的事,倒不是功课太难,只是跟着一群小孩子在念“二二得四、二三得六、二四得八”,实在是太没意思了。学校里唯一有趣的地方,就是那个喝过他精液的小萝莉吉田步美居然和他在一个班里,她的那两个同伴光彦和原太也在同一个班级。

  柯南看着身边的步美精神十足的念着乘法口诀,恶意地想起她替自己口交的情景,清纯的脸上不由露出了淫笑。

  放了学,柯南快步向毛利兰的家跑去。小兰应该在那里等着他,与他再来一次激情放纵的性爱。

  步美气喘吁吁地从后面追了上来,叫道:“我们一起回去吧,柯南同学!”

  柯南回头看着她,步美追上来,道:“你刚转学过来,一定很怕生吧,我们这几个就要跟你做朋友。”

  高大粗壮的原太和瘦小的光彦也跟上来,围住了柯南。

  柯南不知道为什么步美会对自己感兴趣,可能是因为自己的相貌终究还是很像新一小的时候,让步美想起那美妙的口交回忆了吧!

  从前的新一可是对小萝莉哈得要死,可是现在他刚迷上了小兰的肉体,怎么舍得放过与小兰做爱的机会,便推辞道:“我不会怕生,我想不用了。”

  话虽如此说,他却知道自己很快就要上了步美,他在心里说道:“别怪我性急,其实我是很想把你放到,黯然道:“在发现的日记里,充满了他内心的苦闷。”

  “跟她分手以后,一直都没有办法忘记,过去两个人的各种回忆。就算会断送她的偶像生命,我也下定决心,希望她再次回到我的身边。所以,我想把这个误会化解掉,我要告诉她,这样下去,我没有办法活下去。”

  目暮警官合上日记,道:“这是最后一句话,结果,也就是说,这是一场因为谎言、误解还有偶然,重叠在一起所引发出来的悲剧吗?”

  众人默然。

  昏迷中的毛利小五郎手中的烟蒂落了下来,掉在他腿上,烫得他跳了起来,痛呼不已。目暮警官扑上去按住他的肩,兴奋地大叫,对他出色的推理技术惊叹不已。

  在沙发背后,柯南擦擦头上的汗,无力地跌坐在地上,喃喃道:“好累!”

  小兰看到沙发后的柯南,走了过来,奇怪地看着他。柯南看到小兰疑惑的目光,心中暗叫不好,忙伸出手去,摸上了她光滑的玉腿。小兰俏脸微红,柯南却又把手伸进了她的裙子,在沙发的掩护下,上下其手。

  小兰蹲在他的身边,责备地捏着他的脸,低声道:“不行啦,爸爸就在沙发上坐着……”

  柯南把手指伸进她的内裤,揉着她的小阴蒂,小兰只能咬牙忍住呻吟,再也没办法说话。

  只隔着一个沙发靠背,毛利小五郎和目暮警官喋喋不休地说着话,吹嘘自己的推理能力,全然没有注意到他的女儿正在自己背后与小正太偷情。

  ***    ***    ***    ***夜色降临,笼罩住了郊外幽静的树林。一个小小身影在缓缓的走着,那是柯南,正牵着自己喜爱的庞物在林中散步。

  他一手牵着绳索,另一只手里拿着一根皮鞭,突然加快了速度,用力拉着绳子,叫道:“快点走,笨狗!”

  绳子的另一头连着一个项圈,挂在庞物的脖子上。

  宠物狗痛苦地哼了一声,哀告道:“脖子被拽得好痛啊,主人,求您别走得这么快,好吗?”

  柯南举起鞭子,叭地一声抽在她丰满的屁股上,责骂道:“别忘了你是狗,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说话!”

  雪白赤裸的臀部现出了一道红色的鞭痕,美人犬低下头,委屈地呜咽着。

  一个可爱的女孩从远处跑来,看到林中漫步的柯南,兴奋地跑过来叫道:“柯南,你叫我到这里来,有什么事吗?”

  柯南微微一笑,慢吞吞地道:“没什么,只是我弄到了一条大狗,叫你一起来玩!”

  步美兴奋地欢呼道:“好哦,我最喜欢狗狗了!”

  她的目光顺着柯南手里的拴狗绳望下去,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在地上屈辱地低着头的,正是最近迅速窜红的性感偶像池泽优子!

  她浑身赤裸,露出了魔鬼般诱人的身材。四肢伏地,丰满的乳房垂了下来,在夜晚的寒风中轻轻地晃动着。

  她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在她的脖子上,套着一个黑色的狗项圈。

  步美捂住嘴,惊呼道:“这不是大明星优子姊姊吗?她怎么……”

  柯南微笑道:“优子姊姊这一次想和我们玩一个好玩的游戏,这一次,她来当狗!”

  步美惊讶地看着他们两个,柯南正用优雅的动作牵着优子脖子上的狗绳,得意地微笑着。

  步美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脸上也露出笑容,兴奋地叫道:“好好玩哦!

  毕竟是大明星,想出来的游戏也与众不同!”

  池泽优子苦笑着,低声道:“对,我是柯南的狗,柯南最听话的狗。”

  柯南举起鞭子,照着她的丰臀狠抽一记,喝道:“狗只能汪汪叫!”

  池泽优子痛苦地呜咽着,四肢着地爬到柯南的脚边,粉面摩擦着他的小腿,呜呜地求饶。

  “舔我的脚!”柯南抬起脚来,命令道。

  池泽优子跪在地上,脱下他的鞋袜,捧起小小的脚掌,将脚趾含到嘴里,用心地舔起来。

  柯南后背靠在树上,让她舔了一阵,觉得单腿站着实在累人,便命令她替自己穿好鞋袜,乖乖地跪在自己的脚边。

  忽听“叭”的一声,池泽优子痛得叫了一声,屁股上又了一道红痕。她痛苦地转过头去,与柯南一起惊讶地看着举着小木棍的步美。

  “太好玩了!”步美高兴地大叫着,“我也想要打狗狗!”她举起用捡来的树枝做成的小木棍,一下下地打在池泽优子赤裸的屁股上。

  池泽优子“呜呜”地叫着,躲到柯南的后面,用哀求的目光看着柯南。柯南劝阻了步美,与她一起带着池泽优子在林中散步。

  柯南在前面牵着池泽优子走着,而步美则拿着小棍在后面戏谑地打着她的屁股。

  走到树林的深处,柯南停下来,把狗绳拴到一棵小树上,举起鞭子,邪恶地笑道:“优子狗狗,现在该到惩罚的时间了!”

  池泽优子恐惧地看着他,呜呜哀叫。

  柯南心里愤愤地想着:“早就想惩罚你了,居然敢强J我们两个!要不是最近小兰整天缠着和我做爱,弄得我没有多余时间,我早就狠狠收拾你一顿了!”

  他举起皮鞭,狠狠抽打着赤裸的美女,鞭梢打在丰满的乳房上,留下一道道的红痕。

  想起柯南曾经威胁说,如果不听他的话,他叔叔就会运用手中的证据让她身败名裂,甚至翻案让她为藤江抵命,池泽优子不敢反抗,只能抱住他的脚拼命地亲吻,希望能得到宽恕。

  “撅起屁股来!”柯南冷酷地道。

  池泽优子不得不撅起丰硕的屁股,转过身来,以后部对准柯南,露出了菊花形状的肛门与阴毛浓密的阴部。柯南的鞭子准确地抽到阴部上面,池泽优子痛得大叫一声,身体颤栗不止。

  柯南经过严格练习的鞭法施展在池泽优子的身上,每一下都抽在蜜穴与菊蕾上,痛得池泽优子连声哀叫。

  欣赏着池泽优子痛苦的模样,柯南冷冷地淫笑着,抱起她颤抖的丰臀,掏出大肉棒,对准了她紧闭的菊蕾。

  感觉到后庭被一根粗大的肉棒顶住,池泽优子恐惧地回过头叫道:“主人,那里还没有被人插过,您这么大的肉棒插进去,我会死掉的!”

  柯南嘿嘿一笑,冷酷地道:“主人要为你后庭开苞,你不感觉到荣幸吗?”

  他抱紧屁股,用力向前一挺,肉棒插进了池泽优子的肛门。池泽优子痛得大叫一声,感觉着肉棒在自己未经人事的后庭抽插,真是痛彻心肺。

  柯南刚才是缩小了肉棒才勉强插进了她后庭,却感觉到小肉棒仍被紧紧地包裹着,比池泽优子的阴道要紧窄了无数倍。他决心让池泽优子吃些苦头,便增大肉棒,放手狂插,池泽优子痛得连声嘶叫,娇躯疯狂地扭动着,脸趴到地上,屁股仍高高抬起,承受柯南一波又一波的肆虐。

  在极度的疼痛下,池泽优子终於忍不住放声大哭。

  柯南痛快地狂干着这痛哭的性感偶像,一连干了半个小时,池泽优子已经哭得有气无力,柯南才达到了兴奋的巅峰,在池泽优子的屁眼里快速抽插了几下,浑身颤抖着,将大肉棒顶到最深处,在池泽优子的肠道内射出了精液。

  池泽优子感觉到大肉棒在自己屁眼里跳动着,肠子似乎也感觉到急速喷射的精液打在上面的触感,不由呃呃呻吟,庆幸屁眼开苞终於结束了。

  事后,柯南一边享受着跪在胯下的池泽优子细细地舔吮乾净自己的肉棒,一边劝慰步美学着优子姊姊的样子,做一条漂亮的小母狗。

  步美被他的谎言骗倒,乖乖地跪下来,接受主人赐予的狗项圈。柯南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项圈,一边用肉棒干着性感偶像的诱人红唇,一边为小母狗套上了项圈。

  夜里,浑身松快的小正太在林中漫步走着,在他的身后爬着的,是用绳索牵在他手中的两条美艳至极的母狗。其中大的那一条故意走在后面,还不时地偷偷舔着小母狗的屁眼和小穴。

  听到小母狗的呻吟声,柯南回头一看,发现了池泽优子正在做的把戏,肉棒又硬了起来,便走到小母狗的身后,推开正舔着她阴部的大母狗,抬起她的小屁股,二话不说便将小肉棒塞了进去,痛快地抽插起来。

  池泽优子不待主人下令,便跪到他的身后,伸出舌头,陶醉地舔吮着小正太的屁眼。

  林中,步美快乐的呻吟声与柯南粗重的喘息声、池泽优子娇美的哼声交织在一起,组成了一支最为淫靡的乐曲。

  当柯南再射将精液射进步美的小穴时,步美已经满脸潮红地倒在地上,再也无法动弹了。

  浑身赤裸的性感美女不安地扭动着身体,低声说道:“主人……优子想要撒尿!”

  柯南拉着绳子,把她拉到一棵树旁边,命令道:“像狗一样尿吧!”

  池泽优子面露难色,抬起一条腿放在树上,却尿不出来。

  柯南把肉棒塞到她嘴里,命令道:“一边吸,一边尿!”

  池泽优子吸吮着沾满精液和淫水的肉棒,忽然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液体流进了自己的口腔,吃惊地抬眼看着柯南,见他一脸享受的样子,情知是他撒尿了。

  热流流淌进池泽优子的食道,一股兴奋的感觉在她的身体内流走,她情不自禁地尿了出来,金黄色的尿液强劲地打在树的根部,哗哗地作响。

  她一边舒服地撒着尿,一边陶醉地闭上眼睛,愉快地喝下可爱的小正太温热的尿液。

  毛利小五郎独自坐在侦探社的办公室里,看着墙上的玉女像流着口水。

  小兰和柯南已经上学去了,家里只有他一个人。

  因此,他放心大胆地掏出肉棒,用手套弄着,呻吟道:“哦,洋子小姐,好舒服,来吧……”

  他的另一只手从内衣口袋里掏出一条女式内裤,放在鼻子上使劲地闻着,大嘴不停地亲吻内裤,然后把内裤罩在肉棒上面,用柔软的内裤套弄起了肉棒。

  这条内裤是从洋子家里偷来的,趁着警察搜查案发现场的时候,他可弄到了不少好东西。

  想到这里,毛利小五郎得意地笑着,伸手到内衣里,再掏出了一条胸罩,放在脸上摩擦着,陶醉地叫道:“啊,洋子小姐……”

  门突然开了,毛利小五郎大吃一惊,心中怒骂道:“柯南这个笨蛋,去上学竟然忘了锁门!”

  他的目光落在刚进门的那个人身上,不由呆若木鸡:站在门口的,赫然是他最崇拜的青春偶像,手中胸罩内裤的主人——美丽的冲野洋子小姐!

  身穿粉红色套装的洋子呆呆地站着,口中喃喃道:“怪不得从那天起我衣柜里的内衣内裤都不见了,原来是毛利先生……”

  毛利小五郎跳了起来,大声辩解道:“没有那回事,洋子小姐衣柜里放着的那十几件内衣我只拿走了一半,一定是那些警察……”

  洋子看到赤露下体的毛利小五郎站在面前,肉棒上挂着自己的内裤,还在一抖一抖地跳动,洋子羞得满脸通红,扭头便逃。毛利小五郎赶忙冲上去,在楼梯上拦腰抱住冲野洋子,把她抱回到自己屋里,用力锁上了门。

  冲野洋子挣扎着,红着脸大声惊叫,毛利小五郎连忙捂住她的嘴,央求道:“求你别叫了,如果被人知道我这副模样,我名侦探毛利小五郎的名声就都毁掉了!”

  冲野洋子这才安静下来,低头看了一眼毛利小五郎颤抖的肉棒,满脸羞红。

  毛利小五郎连忙把肉棒塞进裤子里,一时着急,把上面挂着的洋子的内裤一起塞了进去。洋子看到了,想要出声提醒,却又不好意思说出来。

  毛利小五郎尴尬地笑道:“啊哈哈哈,想不到洋子小姐会到我这里来。山岸先生也一起来了吗?”

  冲野洋子红着脸道:“没有,这一次是我自己坐计程车,专程来感谢毛利先生对我的帮助。如果不是您的话,我可能已经被当作杀人嫌犯而被拘捕,就算不被判刑,我的演艺前途也都结束了。我的一切都是您赐予的,因此,请您接受我最诚挚的感谢!”

  毛利小五郎摸着头大笑道:“没有什么,请不要放在心上!”

  他这时才想起邀请冲野洋子坐下来,自己跑去手忙脚乱地倒茶。

  当他端着茶水捧到冲野洋子面前时,洋子看了一眼他衣衫不整的样子,红着脸道:“毛利先生,您真的很喜欢我吗?”

  毛利小五郎尴尬地倒退了两步,笑道:“对啊,我最崇拜洋子小姐了!想不到能和洋子小姐在一起说话,我真是幸运啊!”

  冲野洋子垂下头,低声地道:“如果毛利先生真的喜欢的话,那么,我随您怎么样都可以。”

  毛利小五郎惊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结结巴巴地道:“您,您说的是真的吗?”

  看到沙发上的美女含羞不语,毛利小五郎喜得心花怒放,大叫一声,扑到沙发上,把沙发上的人拦腰抱起来,张开大嘴,用力亲吻在那美丽的娇容之上。

  随便,他们两个倒在沙发上,亲密地纠缠在了一起。

  毛利小五郎急促地喘息着,撕开冲野洋子的衣衫,熟练地解开她的胸罩,一对雪白柔软的乳房从里面跳了出来。

  毛利小五郎趴下身,大嘴含住小巧的乳房,用力吮吸,小胡子扎得冲野洋子的乳房又痛又痒,娇嫩的乳头感觉到了毛利小五郎的舌头在灵活地舔着,不由颤声呻吟起来,伸手抱住了男人的头部。

  毛利小五郎小心地解开她所有的衣服,嘴唇一路向下吻去,吻过她的胸部、雪白的小腹,一直吻到内裤上面。

  他轻手轻脚地脱下洋子的内裤,瞪大了眼睛,看着洋子那迷人的私处。洋子害羞地捂住脸,脸红得像要滴出血来一样,颤声道:“请您不要再看了……”

  毛利小五郎果然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垂下头,将嘴唇吻在少女那充满香气的蜜穴上。洋子尖叫起来,又赶忙捂住了嘴,生怕街上的人会听到。

  毛利小五郎发挥自己从小兰的母亲身上练出的舌技,畅快淋漓地舔着梦中情人的阴部,舌尖直伸入蜜穴之中,弄得洋子终於忍不住尖叫起来,双腿夹紧他的头部,幸福地流出了眼泪。

  毛利小五郎脱光了她的衣服,一面对着雪白的娇躯流着口水,一面把自己的衣服也脱掉了,露出削瘦的身材和壮健的肌肉。看到他胯下的大肉棒在一下下地跳动,冲野洋子害羞地捂住了脸。

  毛利小五郎爬到沙发上,对沙发上的人微笑道:“真的可以吗?我真的能和你做爱吗?”

  他身下的妙人儿含羞点头,颤声道:“当看到您坐在沙发上低着头,镇定地把案情分析清楚的时候,我就已经爱上您了!”

  说起那件事,毛利小五郎还是有些莫名其妙,不过他想,自己一定是福至心灵,突然解开了案件的关键。至於为什么会忘掉破案时的事,那是因为自己是天才嘛,当天才的智慧暂时用光的时候就会产生暂时的失忆现象,没什么了不起。

  要不然,就是自己有双重人格,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不过,那件事可以丢到一旁,重要的是,自己最崇拜的青春偶像,美丽的洋子小姐,现在正赤条条地躺在自己身下,等待着自己的庞幸。

  毛利小五郎兴奋地大笑着,抱紧洋子柔软的腰肢,龟头顶在洋子湿润的蜜穴上,缓缓顶了进去。洋子“唔……唔……”地呻吟着,用手捂住自己的嘴,不敢叫出声来。

  毛利小五郎的动作十分温柔,面对美丽的偶像,他可不敢弄伤了她。

  肉棒深深地埋进洋子的体内,毛利小五郎轻吁了一口气,细心感受着洋子小姐阴道紧紧箍住自己肉棒的滋味。

  洋子的阴道十分紧窄,如果不是刚才做了那么久的前戏,只怕很难让他的大肉棒插进去。虽然不是处女,可是想来她和高中时的男朋友也没有做过几次,分手后更是一直独自生活,很久没有男人的滋润了。

  想到这里,毛利小五郎心中怜意大增,缓缓抽动阴茎,发誓要让洋子小姐享受到快乐。

  看着跪在自己两腿中间卖力苦干的富有魅力的中年男子,感觉着他强有力的肉棒在自己体内缓缓抽动,冲野洋子心中充溢着幸福的感觉。

  享受着洋子小姐的阴道套紧自己肉棒的美妙触感,毛利小五郎的速度渐渐加快,扶着洋子小姐雪白柔嫩的臀部,肉棒快速在她体内抽插,洋子忍不住大声浪叫起来,扭动着身体,抱紧趴在自己身上的毛利小五郎。

  在苦干了半个小时之后,毛利小五郎终於幸福地将种子播洒到洋子小姐的体内,强劲的精液冲击让洋子兴奋得昏了过去。

  自从那天以后,洋子总是抽时间来与毛利小五郎幽会,在毛利小五郎的调教下,洋子的身体也渐渐变得更为敏感和成熟起来。

  这一天,在毛利侦探事务所的办公室里,洋子羞红着脸,在沙发前跪下,眼巴巴地看着面前坐着的毛利小五郎。

  毛利小五郎一脸严肃的样子,沉声道:“爬过来,含住它!”

  洋子膝行上前,趴在他两腿中间,低下头,含羞将肉棒含进了嘴里。她不熟练地吸吮着毛利小五郎的大肉棒,香舌在肉棒上缠绕着。

  装病跷课的柯南急匆匆地向家里跑,打算在小兰身上实验自己刚想到的几个调教主意。走到门前,他忽然听到门里有男女交合的声音,不由大吃一惊,攥紧小拳头,愤愤地想着:“难道毛利小五郎这色鬼竟然真的敢打小兰的主意吗?”

  他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前,从门缝向里面,却意外地看到青春偶像洋子小姐正跪在自己家的沙发上,浑身赤裸,露出了雪白的肌肤。而在她身后扶着她纤细腰肢用肉棒在她体内狠狠抽插的,赫然是毛利小五郎!

  柯南心中暗惊:“怪不得这几天我看叔叔有点不对劲,原来已经把洋子小姐搞上手了!”

  看着洋子那美妙的身材,柯南的心也痒了起来,恨不得冲进去和他们玩个3P。幸好他还有一丝理智,知道这样进去,不是被毛利小五郎丢出来,就是沦为性奴,只得捂着硬梆梆的阳具慢慢退出,跑到电话亭打了一个电话。

  不一会,池泽优子便开着车赶来,请他上了车,恭敬地道:“主人,我正在拍戏,听到您的呼唤,马上就赶来了!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柯南不及多说,叫她把车开到一个僻静的地方,掀起她的裙子,扯下内裤,便将大肉棒插进去,狠命抽插起来。

  虽然没有青春偶像明星可以让他干,可是能有一个性感偶像明星来干,倒也不错,至少可以暂时缓解欲火焚心的痛苦。

  池泽优子淫荡地叫着,雪臀向后一顶一顶,配合他的抽插。

  干了好久,柯南累得气喘吁吁,这才将精液射进池泽优子的阴道,将性欲发泄在她的体内。

  池泽优子无力地趴在车座位上,小穴向外流着乳白色的液体,娇媚地笑道:“主人,您今天好像很兴奋啊?”

  柯南喘了一口气,把萎缩的肉棒塞到她嘴里,开始讲起自己今天的见闻来。

  没等他讲完,池泽优子就兴奋地爬了起来,口角流涎地道:“好啊,洋子整天装正经,想不到也会这样!我这就去抓住他们,让记者把她的丑闻揭出来!”

  她提上内裤就要向外走,柯南一把揪住她,叫道:“你想死啊!难道你不怕毛利叔叔把你潜入洋子家的事向记者揭发吗?”

  池泽优子泄了气,可怜巴巴地看着柯南,道:“主人,人家只是想出一口气吗,那个洋子总是压在人家头上,我早就受够了!”

  “给你出气吗?”柯南不怀好意地看看她,沉声道:“要出气的话,我们可以用更好的方法……”

???????? 【完】

???????? 63535字节

美国发布站
如何快速找到【美国发布站】?你可以直接问你身边的朋友、同学或你的网络好友!
美国发布站,哥哥爱,色小哥,狠狠干,日日操,姐姐色,俺也色,爱色哥,天天操,天天色,日日啪,姐妹啪,俺去操,狠狠lu,奇米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