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筱熙的婚礼




第一章 大姐

  老婆春娇很小时,父亲就因酗酒肝病过世了,母亲一人含辛茹苦的操持家里,大姊春花为了家庭根本没读书,很早就到附近的工厂打工,後来认识了隔壁村的姊夫,两个人没多久结婚,大姊婚後生了两男两女,平常种田照顾家里十分辛苦,还很照顾娘家的弟弟妹妹。

  老婆好像跟大姊相差十岁,本来中间还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姊姊,不过因为家里穷,有的後来夭折,有的送给别人养,所以老婆在岳母过世後也只剩下大姊一个亲人了,因为大姊的资助所以老婆才能完成学业,所以老婆跟大姊的感情既是姊妹又好像母女一般。

  姊夫是个农夫,家里田地不少也算是地方上有头有脸的人物,个性豪爽不过因为长年务农,容貌显得有点苍老,不过他对老婆这个小姨子是很疼爱的,所以大姊拿钱回娘家资助妹妹他也没有意见,後来岳母过世他就乾脆让老婆跟她们一起住。

  老婆在姊姊家有空就帮忙照顾侄子侄女,所以四个小孩对老婆这个阿姨也是很亲的,虽然跟我结婚之後我们住在台北,但是有长假还是会常回去看她姊姊,她姊姊跟姊夫总是尽心的招呼我们,大姊因为自己没念书,所以遭遇小孩的教养问题就会求助於老婆。

  夜晚在台南乡下的四合院里,我跟老婆在姊夫家客厅一起看着电视节目,萤光幕里面的张菲无比搞笑的志明与春娇系列演出,老婆跟姊姊都被他逗弄乐不可支,但是我的心里却不太高兴,因为春娇是我老婆的名字,而偏偏她姊夫的名字就叫做志明。

  乡下人常常是想到就说口无遮拦,特别是我老婆国中岳母过世後,她就住在姊姊家,有时候老人家都会开玩笑说一些有的没的,我本来对姊夫跟小姨子的玩笑话就不太高兴,加上这个志明与春娇的桥段更是令人不舒服,後来放假我常用工作当藉口,也就很少带老婆回去台南了。

  姊夫他们还是不时会寄一些他们种的农产品给我们,当然过年过节我们还是会回去,不过大多住一晚就会离开,直到去年九月我们知道大姊春花得了乳癌之後,这种情况才有所改变,因为医生说她已经是末期了,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从那时候开始,老婆也不管我有没有空,总是尽量找时间回去陪陪她大姊,反正我们也没生小孩,家里我也有请顾佣帮忙煮饭打扫所,以我也就不管她了,没想到大姊的病情恶化的很快,不到一年就不行了,最後姊夫依照大姊的心愿,放弃医疗回到家里等待最後的时刻来到。

  当我们回去时大姊已经接近弥留之际,老婆抱着大姊的身体痛哭,无比虚弱的大姊嘴唇微微动着,似乎想要交代老婆什麽事情,老婆只得将耳朵贴近大姊的嘴边,泪流满面的老婆一边哭泣一边听着胡乱地点头说好。

  我因为事务所工作的关系不能请太多假,我所能做的就是,先让老婆留在台南陪伴姊夫一家,等到出殡那一天,我在一旁看着穿着孝服,抱着姊夫伤心痛哭的老婆,心里面真的很纠结,我知道她很难过,但是我却帮不上忙,而且看着自己心爱的老婆在别人怀里哭泣总是觉得怪怪的。

  我跟老婆结婚已经16年了,我38岁老婆都34岁,可是因为我们都没有生小孩,老婆对大姊这四个小孩一直是很疼爱的,老大阿娥已经26岁在农会工作,24岁的双胞胎兄弟阿忠跟阿荣都已经当过兵退伍开始工作了,22岁的妹妹阿美则是护士。

  看着50岁丧偶的姊夫,我心中其实是很同情他,失去一个贤内助对整个家庭而言一时之间心情是很难平复的,我也想过是不是该劝他续弦,不过四个成年的子女似乎对这个建议明显还无法接受,姊夫本身在哀恸中一时也不好说什麽,我也就只能把它暂时放在心中。

  丧事办完之後,老婆继续待在姊夫家照顾一阵子,一直到我几乎是忍不住了,总算说好说歹的把她给带回家,然後为了舒缓她的心情,忍痛推掉一个案子给事务所的同事,请了将近一周的休假,花钱带她到日本走了一趟散散心,老婆虽然仍然有点落寞却也逐渐的平复了。

  回到家之後,我们夫妻之间的性爱频率明显地下降了,不过考虑到她初经姊丧,我也就不太苛求她,休完假回来之後我有点忙,所以比较没时间陪她,她跟我说没关系,因为她答应姊姊,在姊夫能够找到合适的女人协助照管家里之前,她有空就会多回台南陪伴照顾姊夫一家大小。

  想到大姊对老婆的好,我也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所以也不以为意,因为老婆似乎又重新开始注意穿着打扮,整个人感觉充满了青春与活力,当然,老婆能够走出忧伤快乐起来是很好,但是我却隐隐感觉似乎有点不大对劲,只是我说不出来罢了。

  第二章 喜宴

  今天我跟老婆一起回到台南,因为阿娥要出嫁了,依照习俗婚礼必须在大姊百日之内举行,去年当大姊得知罹患癌症之後,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儿女都能早日成家,其实阿娥之前已经有交往三四年的男友,但是因为双方父母都不满意而作罢,如今的新郎是去年透过相亲才开始交往的。

  我跟老婆都觉得彼此才交往不到一年太急了,可是因为大姊过世,如果不在百日内办,这桩婚事恐怕就得再等三年,而男方觉得儿子已经快30岁了,不能够再等下去,而且两个人都在农会工作也蛮相称的,於是他们的婚事就很快定下了。

  姊夫一家在村庄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个婚宴摆了快要100桌,姊夫的大哥还特地请了电子琴花车来助兴,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主持人开始介绍贵宾,随着县长的代表跟几个议员轮流上台发言致意之後,期待已久的宴席终於开动了。

  老婆知道我不喜欢应酬,所以没有去坐主桌,舞台上音乐响起,只见台上两个穿着清凉性感的年轻辣妹,在女主持人的介绍中轮流换衣服出来唱歌敬酒,场面顿时火热了起来,坐在我身旁的老婆正一脸的不高兴,根本不去看这些清凉辣妹的表演,我当然知道她为什麽不高兴。

  面对年轻辣妹的表演跟敬酒,现场我们一般带着老婆的男人多少还会装一下,可是这些乡下老男人们却根本不管老婆在不在场,毫不掩饰内心的冲动,脸上根本十足就是一副急色的猪哥样,很不幸地也包括我的姊夫在内,老婆气得一边吃,一边轻声地骂着这些没水准的老不修。

  我的眼光却不在这些年轻的辣妹身上,老实说这种乡下水平的团,姿色普通服装更不出彩,对这些乡下的庄稼人是有吸引力,对我这种「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在声色场所看多了的老手而言真是兴趣缺缺,我的目光却忍不住专注地偷瞄着在坐在阿忠身旁的一个女孩身上。

  刚刚老婆有帮我介绍,她是阿忠的女朋友,现在是实践服装设计大三的学生,平常也会兼职作网拍的模特儿,台北来的女孩子真的就是不一样,人长的漂亮又有气质,她的穿着打扮大方又亮眼,将她迷人的身材展露无遗,真的让人一看就很难将眼光移开了。

  「阿姨,姨丈,你们好,我叫筱熙。」听着筱熙温柔又有礼貌的问候,我这时真的好羡慕阿忠这小子,人漂亮有气质又温柔懂事,说起话来无比甜美让人如沐春风,长发披肩身高应该有170,前凸後翘的饱满身材被一件白色蕾丝镂空短洋装所紧紧包裹着,散发出无比青春的诱人魔力。

  老实说,刚刚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真的被她给震撼住了,在这麽一大堆平常不太认识的亲戚之中,竟然有如此亮眼又大胆的女孩,但是偏偏不管是长辈还是平辈,竟然没有人展现出惊喜的表情出来,其他人我是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正在努力压抑着自己心里面那些个邪恶的念头。

  筱熙的洋装很短,几乎就在大腿根部附近,你要说它是齐B短洋装我也没有意见,我心里其实早已被眼前这个女生的大胆给吓呆了,也许其他在场的男人也是如此,她落落大方无比自信的模样,让我们觉得似乎这就是流行,这就是台北女生极为自然的穿着。

  我其实在跟她对话的时候,眼光会有意无意的想要避开她的胸前,以免自己内心极为龌龊的念头显露出来,最痛苦的是,我真的很想能够趁机欣赏她洋装超短裙摆的下方,尤其是她刚才在院子里,无比自然地坐在我跟老婆面前的四脚板凳上时,让我的眼光都不知道该摆到哪里去了。

  一直到吃完喜宴为止,其实我都不知道她的洋装到底是什麽材质,她里面的胸罩跟内衣到底是什麽颜色,明明感觉是透明镂空的布料,可是我却不知道她里面的内衣裤是什麽款式跟颜色,这不是很奇怪的事情吗?光天化日之下,怎麽可能发生这种事呢。

  我再三的回想着,难道她身体的重要部位都像A片一样打了马赛克吗?当然不是,可是到底是为什麽呢?她敢这麽大方的刻意展现自己的身材,在整个喜宴里似乎没有激起任何的涟漪,但我知道我已经对她难以忘怀了。

  最後我只有想到一个可能,那就是每个看到的人根本是被吓傻了,如同系统当机般脑中一片空白,震惊之余男人被迫启动了防卫机制,而自动强迫自己移开视线以避免尴尬及情绪失控,事实上我们男人真的很矛盾,明明很想看眼光却像是胆小鬼一样的逃开了。

  这场喜宴让我有如在惊涛骇浪中渡过,其实我很多时候只能假借吃东西掩饰一下自己的心情,眼睛明明很想看却又必须避开以免老婆怀疑,然而老婆却像是浑然未觉似的,她先是对这些老男人的表现表示失望,还说幸好老公没有这麽猪哥。

  我赶快称赞她说:「当然啦,这些小女生哪有我老婆的美丽气质跟韵味。」果然老婆听了很高兴,她也就不再理会这些辣妹的表演,她似乎跟筱熙很投缘,她後来乾脆不太吃东西,一直跟筱熙嘀嘀咕咕的谈着服装跟化妆等等,两个人谈得很开心,筱熙还不时会问我一两句,听到她叫我姨丈时那无比甜美的声音,让我整个人几乎都酥麻了。

  第三章 交流

  喜宴结束後,老婆好像一副不急着要回台北的样子,到处跟亲家还有亲戚们聊着,当然大姊的女儿出嫁了,她的确是很高兴的,可是我明天还要开庭又不能呆太久,後来老婆跟我说她过几天再回台北,我是很习惯了也就同意她留下,但是跟她说那我待会先回台北了。

  等到我开着BMW休旅车要离开的时候,老婆拉着漂亮的筱熙要我顺便送她回台北,原来她也要回去上课,可是阿忠还要帮姊姊处理喜宴的事情,我心里乐开花了却一脸镇定的跟老婆说好,这时筱熙身上套了件外套,她似乎多喝了点酒,一脸酡红地上了车坐上助手席。

  「姨丈,不好意思要麻烦你。」「没关系,反正顺路嘛。」我听了筱熙荡人心弦无比甜美的声音,心里一阵酥麻,心想这样的话即使在高速公路开再久也不累了,就听到一旁老婆无比贴心的话说:「时间还早慢慢开,记得要专心开车,不要超速欧。」我心想:『不用你说我也会慢慢开,开慢点晚一点再回台北,但是旁边坐一个年轻辣妹,还要我专心开车,那你不觉得是有点强人所难了吗?』不过我心里高兴,嘴里很自然地跟她说:「我知道啦。」转头提醒筱熙要系好安全带,然後跟大家道别,缓缓地将车子开出村庄往交流道方向开去,为了舒缓她的紧张感,我尽量语气平缓地跟她说话,表面上我很专注在开车,其实是用眼睛余光不断地在偷描着她性感诱人的身体。

  「筱熙家住哪里啊?」「我家住在宜兰。」「欧,那你住学校宿舍吗?」「没有啦,我没有抽到学校宿舍,是在外面跟同学一起租房子住啦。」「欧,那是在学校附近吗?」「骑车也不太远,在通北街145巷那边。」「是套房吗?」「没有啦,是雅房啦。」「那不是很不方便吗?」我说话的同时,心里已经自动浮现,筱熙赤裸着身体在狭小浴厕里洗澡的邪恶画面了。

  「没办法,套房租金太贵了。」上高速公路之前,我大概就知道筱熙家里是务农的,家境不太富裕加上她是长女,下面还有两个弟弟跟一个妹妹,所以她读大学一直是半工半读,住也只能住便宜的雅房,不过她的身材不错,兼职当网拍模特儿虽然辛苦但还过得去。

  「筱熙是读服装设计,那你以後想要做什麽呢?」「嗯,我想要成为知名的服装设计师,赚很多钱然後可以到处去旅游。」原本还有点腼腼的筱熙,一谈服装设计就两眼放光,神采飞扬的她一边谈一边充满了自信,让我一时之间有点失神。

  「那你身上这件衣服也是自己设计剪裁的吗?让人感觉很特别。」「是啊,姨丈,你觉得好看吗?」「很好看,不过不知道是什麽材质,觉得既优雅又漂亮。」筱熙得意的说:「这个是我用两层特别花样的蕾丝布料加上一层网纱做成的,外面看起来好像是很透明,其实搭在一起根本看不到里面,穿起来舒适透气又能展现身材。」我听了之後才豁然开朗原来是如此,忍不住转头用眼睛盯着她的裙摆下缘,筱熙修长的双腿原本上车的时候是规矩的并拢在一起,她突然发现我的目光游移之後,满脸得意的微笑着故意将双腿张开,我才发现她的洋装下半身看起来是裙子其实根本就是裤裙的设计。

  发现我的心思被她看穿之後,让我有点尴尬,因为虽然从她的裤裙中看不到什麽,不过那双白晰修长的美腿的确让我怦然心动,我也因此知道这个小妮子不简单,聪明又有胆量,不仅明白自己的优缺点,而且她也很清楚知道自己想要什麽。

  我脑中开始想着,这麽漂亮又精明的女孩子,她的身上有我想要得到的东西,而我也有能力给她想要的东西,那麽这应该是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公平交易,各尽所能,各取所需呢?我想我是不是该趁机把她给弄上手,给自己已经趋於平淡的婚姻生活加点兴奋剂。

  第四章 尿急

  没想到过了嘉义北上就一直塞车,本来嘛星期天下午北上车流就比较多,开开停停之後,筱熙脸色有点羞涩的跟我说:「姨丈,不好意思,我们可不可以到休息站停一下?」我知道筱熙喜宴喝了点酒,加上这一路塞车,她应该是想尿尿了,不过女孩子脸皮薄不好明说,於是我体贴地跟她说:「好吧,那我们到前面西螺休息站休息一下。」到了休息站,我把车停好,然後问她说:「姨丈想要去洗手间,你要不要一起去。」筱熙没有时间玩味我的话,她神情愉快地下车,跟着我一前一後往洗手间那里走去,等到了洗手间才发现女生厕所那边大排长龙,她排在最後面无奈地看着前面那似乎很长的队伍,感觉她有点急,憋尿憋得一脸窘迫,让我心生不忍。

  於是我走到她身边跟她说:「跟我来。」然後拉着她的手往男生厕所走,因为我知道男生厕所一定有空的,筱熙听到我说要她跟我来,他先是听话的让我牵着她跟我走,但是当她发现我把她带到男生厕所的时候,她的脸都红了,开始怯怯地跟我说:「姨丈,不行啦,这是男生厕所啊。」我这时不顾一切地搂着她跟她说:「你现在一定很急了,不要怕,听话,把外套拉到头上罩住眼睛,有姨丈在,姨丈带你进去。」於是筱熙不好意思的只能照做,一个穿着白色短洋装身材姣好的女子,头上套着一件外套,被一个男人搂着慢慢地走进了男生厕所,面对别人惊讶疑惑的眼光,我什麽话也没说,坚定的带着筱熙进了一间空的厕所。

  筱熙一进厕所立刻把厕所门给关上,我站在门外等她,过了一会终於听到尿水喷溅在马桶里的声音,然後过了一会却都没有动静了,我心想怎麽了?这个时候听到筱熙用手敲敲门,很小声地跟我说:「姨丈,我忘记带包包了。」欧,原来她急着下车忘记拿包包了,可是男生厕所里根本没有预备卫生纸,我本想又不是上大号,尿好了就起来嘛,不过似乎老婆上厕所也是要用面纸的,我才想到女生尿尿一定会沾到阴唇周围的,於是我赶快安抚她说:「等我一下,姨丈去拿。」这时我像是超级英雄般的飞奔而去,出了门口才想到根本不用跑那麽远,厕所这边就有面纸自动贩售机,於是我赶紧拿出裤袋里的皮夹钱包,才发现我里面都是信用卡跟大钞,根本就没有硬币,没办法,只有跑回车上拿了。

  开了车门,我拿起筱熙放在车上座位上的包包,突然我的眼睛看到车子仪表版上方中间的面纸盒,心想直接拿整盒给筱熙擦吧,於是我随便放下筱熙的包包,身体往车子里面移进去,伸长左手想要拿起那盒面纸,仓促之间身体碰到筱熙的包包让它整个掉下去了。

  『欧,惨了!』我赶快趴下身想要抢救,不过明显地心引力比我的动作快,筱熙的包包掉在地上,里面的东西散落了一地,幸好休旅车地板铺了地毯,所以手机跟化妆品等都没有受损,我只好乖乖地把散落地上的小东西,一一的检起来放进包包里。

  『啊,这是卫生棉,这是面纸,咦,这个是什麽?』我看着地上躺着粉红色的两颗球,中间还有一条带着拉环的绳子把它们串在一起。

  『耶,这个我好像在网站上见过,是什麽呢?好像是叫做聪明蛋吧,没想到筱熙的包包里面竟然有这样奇怪的东西,不行,我的脑袋已经开始幻想着,筱熙把聪明球塞在阴道里面,然後神情淫荡的坐在我旁边,一路直到台北的无耻模样。』我终於知道自己该怎麽办了。

  我一手拿起面纸一手把筱熙的包包拿起来,心情无比愉快快步的走进了男生厕所,等我从门板的下方将整盒面纸跟包包给递了进去之後,听到里面传出筱熙感激的声音:「姨丈,谢谢你!」我心想:『先不用谢我,待会还有的你乐的。』我先去一旁尿尿等她整理服装仪容,过了一会听到筱熙在里面轻轻敲了敲门,我走过去问她说:「都好了吗?筱熙。」终於听到她语气不再慌张轻轻地说:「嗯,好了。」「那你把外套套上,姨丈来接你出来。」当厕所的门被打开了之後,头上罩着外套的筱熙紧张地站着,我温柔地伸出手挽着她带她出来,等到出来之後我帮她取下外套,也不管别人异样的眼光,带着她到一旁的水脸台去梳洗一下,洗完之後满脸红通通的筱熙显得无比娇媚,任由我牵着她的手走向贩卖部。

  第五章 挑逗

  我体贴地带着她,两人像情侣一般在休息区里漫无目标地走了一圈,最後帮她跟我都点了杯咖啡,这个时候我们反而没有多说什麽,我和她在露天咖啡座默默的啜饮着咖啡,我假装在看风景,而筱熙偶尔会抬头偷瞄着我,当我们四目相接的时候,她就会脸红心跳害羞的低下头来,模样十分的惹人怜爱。

  喝完咖啡之後,我牵着她的手拉她起来,筱熙好像站不稳似的倒向了我,於是我大方地搂着她,筱熙无比娇媚地任由我搂着她,柔若无骨的靠在我怀里,我不顾旁人是嫉妒还是羡慕的眼光,慢慢地搂着她走向了休旅车。

  上了车之後,我开动车子慢慢地移到了休息区一个偏僻的角落,筱熙有点不太明聊的转头看着我,我先是把引擎熄火,接着拿出一个东西给她看,然後问她说:「对不起,刚刚帮你拿包包的时候,它不小心给掉出来了,筱熙,这是什麽东西啊?」「啊,姨丈,这个,这个是…」我看着满脸通红的筱熙,虽然她是阿忠的女朋友,不过她们还没有到论及婚嫁的时候,因为她还没有毕业,也还没有正式开始赚钱养家,所以在我心里一点都没有压力的想要欺侮她,但是当我看着她被我逗弄得几乎说不出话来时,我反倒有点舍不得了。

  「这是聪明球,对不对,听说这个就是专门用来,帮助女孩子训练身体的东西吧。」筱熙的脸都红到耳朵了,她乖乖地坐着无奈地任我摆布,低着头不敢看我,嘴里只能轻声地说:「嗯…」「筱熙,那你帮忙姨丈一下好不好?」「咦,姨丈,你要我…要我做什麽?」「我虽然知道这个是聪明球,可是…」筱熙说话的语气已经有点颤抖了,她迟疑地问我说:「可是什麽?姨丈!」「我不知道这个聪明球是怎麽用的,你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示范一下聪明球应该怎麽用啊?」「啊,姨丈,你怎麽可以这样,人家,人家…」我听了整个人转身靠近助手席,用手将聪明球拿到筱熙的面前,表情十分认真的跟她说:「你应该是懂得怎麽使用的,你就帮帮姨丈一次,让姨丈看一次嘛,就这麽一次,好不好?」无助的筱熙被我弄得无计可施,她只能跟我哀求说:「那我到後面去用。」「那怎麽行呢?你到後面去用,姨丈又看不到,那就没有意思了。」弄到最後,筱熙也知道我不是跟她开玩笑,於是她只好无比屈辱地转身背向着我,然後分开双腿,将聪明球用手慢慢地塞入裤裙跟内裤里面,刚开始好像不太顺利,不过过了一会当第一颗球塞进去之後,筱熙明显地动情了,她的阴部开始泛出淫水,然後很快的另一颗球也不见了,就只剩下外面的拉环了。

  当我要她转过身来分开大腿坐好,这个时候筱熙已经脸色潮红,呼吸急促,正用无比哀怨的眼光看着我,过了一会,她已经忍不住用手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身体,看着她明明发情却强行忍耐的模样,真是我见犹怜啊,不过我也很老实的没有动她,心想就让她保持这样的姿势一直到回到台北吧。

  「那你坐好了,不用管太多,坐得舒服一点,回台北的路途还很长呢,好了,我们要开车了。」筱熙无奈地调整坐姿,一开始,阴道里的聪明球的确让她很难堪,不过随着车子开动起来,慢慢地那两颗球就让她舒服的开始想要呻吟起来了,我望了她一眼之後开动车子,心想阴道被我强迫塞进聪明球的她,到底能够撑到什麽时候呢?

  第六章 淫荡

  每过一个收费站就让筱熙紧张了一下,虽然我们走的是ETC车道,但是车速依规定却依然不能太快,每次看见收费站都让筱熙更加的痛苦,後来,满脸通红,忍不住胡乱用手抚摸自己的乳房跟阴部等敏感部位,彻底丢掉自尊的她,开始哀求我让她将聪明球拿掉。

  我当然不会这样轻易地就饶过她,不过我逐渐耐不住她的苦苦哀求,所以後来我就跟她谈条件,如果她答应用嘴巴帮我口交的话,那麽我们到泰安休息站休息的时候,口交之後我就不再折磨她,让她把聪明球从阴道里给拿出来。

  「你真的好坏欧,姨丈,弄得人家浑身发麻,好难受欧…」筱熙明明是被我胁迫,但是身体已经被聪明球弄得发情的她,这个时候却反倒像是故意要诱惑我般的说出各种淫秽无耻挑逗的言语,她将双腿盘起坐着,用双手按在小腹抚摸着自己的阴部,媚眼如丝的跟我说:「欧,好舒服欧,姨丈,想不想摸我啊。」「小浪货,待会到了休息站,看我怎麽整治你。」「欧,人家好害怕欧,姨丈,你要好好地疼人家,好不好嘛?」「是吗?那想不想嚐嚐看姨丈的大肉棒啊。」「嗯,你好坏,待会儿看看在说,人家现在不告诉你。」看着她那无比骚浪的模样,听着她极其露骨无耻挑逗的言词,这个筱熙真是把我弄得慾火如焚,我不得不收摄心神好好专心开车,这下子可让老婆说对了,不过我却是加速希望早点赶到泰安休息站。

  到了休息站,我找到一个比较偏僻的停车位,然後拉开裤裆的拉链,顺手将阳具从内裤里给拉出来,筱熙看了之後似乎有点震惊的模样,她可能以为像我这样快四十岁的男人没什麽搞头,因为不是有句话说:「男人过了四十,就只剩张嘴了。」但是明显我的肉棒应该不输给一般年轻人,既然她跟阿忠一样叫我姨丈,那麽应该是性交过了吧,不过我倒是不介意这个,反正现在年轻的女人又有几个是处女,漂亮健康能用就好了,毕竟我也不是年轻人了,管那个什麽处女的贞操做什麽呢。

  当筱熙的嘴巴开始笨拙的帮我口交之後,我就能够判断得出,她还是个雏儿,没关系,不怕没经验,反正日後慢慢调教就好了,以我的财力身份地位要包养她当然不是什麽困难的问题,唯一的问题是将来怎麽对阿忠交待,不过,那应该有不是问题。

  老实说老婆一直为了身材不想生小孩,这个筱熙感觉不错,也许可以让她帮我生个小孩,要不然将来我的财产也不知道要留给谁,之前我不是没有过这个念头,年轻的时候拼工作,後来想要小孩老婆却不愿意,本以为她会改变想法,如今我都快四十岁了,是该考虑一下生小孩的问题了。

  当我享受着筱熙的口舌服侍之後,我看着她浑圆丰满不断扭动的性感屁股,忍不住一边抚摸她的身体,筱熙被我摸的快感连连浑身乱颤,她的乳房跟屁股的手感真的很不错,我心里下了决定要好好疼爱她。

  第七章 情妇

  等她终於学会把我舔弄到十分舒服,火山爆发时,她按照我的要求努力的将精液全部咽了进去,我轻轻地拍着她的背部让她起来,然後无比疼惜的将她拥入怀中,亲了亲她的脸颊跟她说:「你来当我的小女朋友,好不好,我会照顾你甚至是你弟弟妹妹的生活。」「要是你愿意的话,我希望你能帮我生小孩,当然,你不用急着答覆我,慢慢考虑再说。」我望着眼前被我抱在怀里,嘴角仍有残留精液无比妩媚的筱熙,我将嘴唇贴近她的耳朵,对着正一脸认真思考的她轻轻地说。

  当我开车带着筱熙回到台北的时候,我把车子停好挽着她的手一起上到了五楼的租屋处,看着雅房里狭小的空间跟整洁又有条理的布置,我知道她不仅是一个好情妇,她也会是一个好主妇,我心中决定我还要把她塑造成贵妇。

  之後我帮她在大直靠近学校这边租了一间电梯大楼里的套房给她,其实我已经买下来了,但是我心里是要等她决定跟我生孩子之後才会过户给她,只是这些事情我也不先跟她明讲,反正来日方长,日久见人心。

  逐渐地我跟老婆在一起的时间愈来愈少,一来她常跑台南老家去看姊夫跟侄子侄女们,听说姊夫交了一个离过婚的女人,老婆就更频繁地回台南观察这个女人到底适不适合姊夫,二来我除了事务所的工作之外,大部分时间就是陪着小女朋友筱熙。

  阿忠在基隆工作,阿荣则在高雄,他也认识了妹妹的同事,来自台南乡下的护士阿满,姊夫对阿荣的女友阿满特别满意,他对阿忠的女朋友筱熙则不是很喜欢,总觉得乡下女生比较顾家的他,对阿忠和筱熙的婚事其实不太赞成,但是其实阿忠跟筱熙本来都没有想那麽早结婚,这也让我跟筱熙交往感觉比较没有压力。

  筱熙跟我在一起,让我重新燃起了青春的活力,平常我会利用空档在她没课的时候带她去摩铁体验这个年轻性感的肉体,我尊重她暂时还不想生小孩的心情,所以我们可以玩得很尽兴,有时候当老婆不在台北的时候,我就会带她回家,跟她在客房甚至是书房,游泳池,还有我跟老婆的主卧室里疯狂的性交。

  筱熙真的很有服装设计的天分,我有时候有些点子就会告诉她,然後他就会把我的幻想变成实际的服装,每次带着她不管是出门或者是做爱,她身上的服装总是能够让她显得格外的美丽,或者是格外的妖艳色情跟淫荡,她真的让我的生命丰富灿烂了起来。

  在她毕业开始找工作之时,筱熙顺利进入一间知名的服装公司,当然她不知道的是那是我们事务所的一个客户,过了一年筱熙的作品在公司内部得到肯定,然後职务也被提升,那年的圣诞节前,表面上是筱熙被公司派去法国考察,其实是我偷偷带着她到巴黎去度假。

  在巴黎的那段日子,白天我带着她逛遍罗浮宫等名胜古蹟,晚上则是属於她的血拼购物行程,感觉自己快要被我宠坏的筱熙,在巴黎浪漫的气氛之下,终於答应帮我生小孩,我们当晚开始每晚几乎都要展开疯狂的做爱,回来台湾时,筱熙不仅带着不少名牌服饰,并且她的肚子里还夹带了一个崭新的生命。

  第八章 婚礼

  当验孕棒指示自己已经怀孕的时候,筱熙整个人并没有惊慌失措,事实上她几乎被幸福的感觉冲昏了头,因为她真的很想为我生个宝宝,反倒是第一时间得到消息的我急急忙忙地赶快去找筱熙,在我无比兴奋的陪伴之下,我们一起到了医院妇产科去确诊。

  终於得到医生证明筱熙怀孕的消息,让我非常的高兴,我温柔地抱着筱熙,感谢她为我所做的一切,想到我就要作爸爸了让我几乎喜极而泣,我当然很高兴自己终於有孩子了,可是我却不能够直接娶了筱熙,我其实已经想好了怎麽样才能够让筱熙名正言顺的生下孩子。

  之前我跟筱熙仔细商量的结果就是,让她嫁给阿忠,筱熙原本虽然不太愿意这样,因为她也不是不爱阿忠,但是毕竟她对阿忠是怀着深深地歉意的,这样做似乎对阿忠很不公平,但是为了肚子里我们的孩子,她最後还是妥协了,只不过後来发生了一些事情之後,她也就完全释怀了。

  按照计画,筱熙有一天去基隆找阿忠,晚上当她们在一起的时候,原本要带套的阿忠被筱熙给阻止了,她一脸娇羞的说,自己突然等不及,很想要结婚帮阿忠怀上孩子,我如果在现场一定会感到她不仅人长得漂亮,演技也是一流,所以那天晚上筱熙就让阿忠演出了无套中出的戏码了。

  等到筱熙过了18天之後偷偷告诉阿忠她怀孕了之後,没多久全世界都几乎知道了这个消息,然後在我跟老婆的通力合作之下,终於顺利说服姊夫一起去宜兰提亲,没办法,你儿子把人家女儿肚子给搞大了,不娶怎麽行。

  姊夫跟他的女人看起来很搭配,因为我发现她整个人就很像是老婆的大姊春花一样,不过奇怪的是她们虽然在一起,但是似乎没有结婚的打算,我想可能是因为双方都有小孩的缘故吧,就像是我跟筱熙一样,人生有的时候,要考虑的真的不只是双方单纯地在一起的问题而已啊。

  婚礼订在宜兰礁溪的长荣桂冠酒店,现场摆着阿忠跟筱熙的结婚照,的确称得上是郎才女貌,我却不会嫉妒阿忠,因为还要靠他来掩饰一下我的犯罪事实,老婆倒是跟阿忠阿荣兄弟谈得很愉快,感觉侄子结婚最快乐的是她这个阿姨了,当然阿满还有阿娥夫妇跟阿美也都来了。

  「新娘真的好漂亮欧。」喜宴完毕新郎新娘一起送客的时候,我看着筱熙穿着一袭我送给她,采用她自己设计的蓝色礼服,露出胸前近三分之一坚挺丰满的乳房,让人的目光为之一窒,老实说没有几个宾客能够像我这般淡定的直视筱熙诱人的胸前。

  从背後看几乎是裸背的巧妙设计,让筱熙美丽的背部曲线展露无疑,交互重叠的蕾丝和网纱设计将她的屁股巧妙地遮掩着,其实我知道她里面几乎是真空的,只有一条非常省布料的蕾丝丁字裤,以及大腿上故意刺激人视觉的蓝色吊带袜。

  「祝你们早生贵子,百年好合。」宾客标准的祝贺词却让新娘子羞红了脸,阿忠跟筱熙本来想去澳洲斗蜜月的,不过我跟老婆都担心筱熙舟车劳顿动了胎气,所以劝她们就在台湾度蜜月,反正姨丈保证等她们生了小孩之後,要去那个国家都行,姨丈负责所有的机票跟住宿的费用,让她们夫妻开开心心地去补度蜜月。

  「谢谢姨丈。」阿忠夫妻异口同声的说着,但是我能够感受到筱熙眼中那个特别温柔关爱的目光,大家为了婚礼也忙了一整天,我知道这个晚上是属於她们夫妻俩的,所以我跟老婆商量好,招待姊夫一家跟小孩都一起去泡汤然後就住宿在哪里。

  第九章 泡汤

  这个日式的露天汤池很特别,它就建在山边,所以有一个完全露天却不怕被别人看见的大众汤池,我跟老婆以前来过,也很满意这个地方,这次来宜兰之前索性就跟老板商量直接包场,所以现在这个露天汤池,这两天就成了我们跟姊夫一家的专属汤池。

  没想到才一年没来,它的这个汤池竟然改成了裸汤的设计,因为它的四周围都是被山跟建筑给挡住了,所以也不怕别人偷窥,老板是去年在日本客人的建议下才改的,果然改了裸汤之後吸引了不少慕名前来的客人,结果我们了池边才发现这个窘境。

  我们大家虽然是亲戚,坦裎相对还是有点不好意思,不过老实说夜晚还好,因为只有稀疏的灯光和满天的星斗,姊夫以前去过日本,他倒是很大方的带着有点不好意思的女朋友去更衣室脱衣服,他一边走一边说:「不就是泡汤嘛,这有什麽好害羞的。」老婆则是大方的拉着阿娥阿美姊妹,还趁机也让阿美把阿满也给带进去了,我望着阿娥的老公跟阿荣,输人不输阵,於是我们也去更衣室开始脱衣服,我突然感觉十分兴奋,老婆的身体我不是没看过,不过这几个侄女跟阿满我倒是没看过,天啊,我的念头怎麽那麽龌龊啊,不过是来泡汤吧,怎麽想那麽多。

  出了更衣室来到汤池边,姊夫跟她女朋友已经不晓得在哪里了,我看着阿荣带着羞涩的阿满,阿满整个人将身体泡在池子里,感觉扭扭捏捏的,阿娥夫妻则是一起牵着手往角落慢慢走过去,老婆则是和阿美两个人舒服地躺在一边。

  我不好意思的用手遮着下体,想要趁着没人注意到赶快下水,没想到老婆竟然在那里故意抓弄我说:「你遮什麽遮?老头子,谁看你啊!」她不说还好,一说几乎整个汤池的人都集中目光在我身上,害我紧张的差点滑倒,我有点口乾舌燥的赶快将身体蹲低,折腾半天终於下水了,这个老婆,看我待会怎麽整你,我很快地从水中来到老婆的身边,用手狠狠地给她的屁股来一下。

  老婆这下不干了,她迅速的转身双手挂在我的肩膀上,双脚像是八爪女一般的盘过我的腰,两双小腿在我屁股上方交叉扣住,老婆的双乳顶在我的胸前,我的跨下已经被她挑逗得自动升旗,我开始紧紧地抱着她,根本不管旁边有谁,双手按住老婆的屁股,将我的阳具往她的阴唇里顶去。

  「啊,老公,你,你好硬欧。」老婆整个人挂在我身上,她的嘴唇开始疯狂地吻着我,我今天只能眼巴巴的想着阿忠这小子在酒店里猛干我的女人,这种无奈的状况让我超级不爽,我开始转身将老婆顶在池边,一次又一次地猛插她的淫屄。

  「欧,干死我了,老公。」随着老婆被我干的开始胡言乱语,整个汤池里面开始想起了男女相奸的欢愉呻吟,兴奋之中我根本不顾一切的加速冲击,池子里面变成有四对野兽在互相呼应,其中有阳具在水中冲击,溅起水花的声音,也有母兽喜悦或是苦闷的呻吟声,此起彼落着好不热闹。

  等我跟老婆即将高潮来临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本在老婆身旁,可怜落单没人疼爱的阿美,她正一个人躺字水里,双眼闭着双手在身上胡乱的摸索,嘴里无助地发出渴望被疼爱交配的野性呼求,後来她乾脆来到老婆背後,抱着老婆的身体疯狂的和阿姨亲吻着。

  老婆体贴地回吻着她,她分出一只手在阿美的身上敏感部位尽情地刺激挑逗着,等到我跟老婆达到顶点精疲力尽的喷发之後,老婆竟然开始用嘴帮阿美舔着她的屄,舔到她受不了的直跟老婆求饶,老婆则是握着我刚射精已经疲软的阳具,她还要我靠过去让阿美帮我用嘴唇服侍我。

  这是一个无比疯狂的夜晚,我已经不记得自己抱过多少个女人,舔过或插多少个女人的淫屄,当然还有当肉棒疲软之後反覆被女人的嘴给吸大了,这是个梦幻的夜晚,如梦似幻,等到早上我醒过来之後,我仍然无法分辨什麽才是真实的世界。

  第十章 真相

  隔天下午当阿忠夫妇也来到汤屋的时候,我已经从老婆口中大致知道事情的真相了,原来老婆很小的时候就暗恋着姊夫,特别是姊夫在她高中的时候带她去镇上买内衣的时候,因为广告的效果,那个时候黛安芬可是让少女无比羡慕的品牌。

  疼爱小姨子的姊夫知道她的愿望之後,怕老婆知道怪他浪费偷偷的带着小姨子去镇上,花了几乎是一期蕃薯赚的钱,帮她买了黛安芬两套的胸罩跟内裤,凡此种种,然後电视开始演志明跟春娇,让小姨子对姊夫春心大动。

  但是姊夫却为了老婆拒绝了小姨子的爱慕,明明彼此都住在一起,老婆却只能看着姊夫疼爱着姊姊,虽然姊夫也很疼爱着她,但是她却是开始也想要为姊夫生儿育女,却一直没有办法,爱屋及乌所以她特别疼爱姊夫的四个儿女。

  後来老婆负气离家北上工作,我当时一见到她就喜欢上她了,经过几年的追求之後,老婆终於花落我家,但是不管我从事什麽职业,赚了多少钱,老婆心目中那个疼爱她的姊夫一直存在哪里,难怪她虽然嫁给我却不愿意跟我生孩子。

  十年前,老婆二十六岁那年的过年,她们在台南老家守岁,我因为在国外进修快半年都没回来,她们在客厅一起玩牌,最後天快亮时只剩下老婆跟几个小孩,阿娥说她想要睡了,老婆就带她们回房间,那是一个大通舖,然後好像是老婆提议的,於是她们玩起了脱衣扑克。

  我不知道当时老婆是怎麽想的,不过这个玩法对於乡下的孩子是很陌生的,不过他们本来跟阿姨的关系就很好,所以两兄弟带着阿美跟阿姨就玩了起来,後来好像是大家都脱光光了,老婆面对十六岁的阿忠跟阿荣还有十四岁的阿美,带她们玩起另一个成人游戏。

  好像是老婆让她们兄弟,一人一边的用手摸着她的乳房,然後让他们舔他的奶头,而阿美则是负责舔老婆的淫屄,後来老婆还用嘴帮两兄弟的阳具都给舔了一遍,等到我回国之後,其实老婆已经忍不住跟血气方刚的两兄弟一起性交过好几次了。

  当老婆说起这段往事,让我心中充满着歉疚,因为那一年我在美国进修,事实上生活过得十分辛苦,原本应该可以顺利拿到学位的,不知如何却又担延了半年,因此我很少跟老婆联络,即是是老婆打电话来也发现我脾气很大,所以她那年会做出如此反常的事情其实我也有责任。

  而当她大姊过世之後,老婆逐渐从伤痛中恢复过来,她同时却也发现机会又重新来到,所以她一直守候在姊夫的身边,为了他开始打扮自己吸引姊夫的注意,没想到姊夫却还是一直拒绝他,於是她又重新找上了两兄弟,然後在两兄弟身上得到重生青春的活力。

  其实,後来筱熙跟我的事情老婆都知道,只是不知道这件事是不是出於她的预谋而已,不过现在这一切都不重要了,我抱着我失而复得心爱的筱熙,温柔地吻着她胸前坚挺的乳房,挺着腰让我的阳具不断地贯穿她的阴道,阿美在後面抱着我的身体,不断用她的乳房摩擦我的背部。

  「筱熙,你看你阿姨,她是不是超级淫荡啊。」「欧,阿姨的表情好幸福欧,筱熙,筱熙也好想要像她那样…」一旁的老婆身体被黑色的皮革紧紧地綑绑分割着,她的身体同时被三个男人包夹,两个侄子一左一右的抱着她,将她的双腿抬得高高的,侄子们的龟头顶着她的身体把她弄得黏搭搭的,他们的嘴唇跟手指在她的奶头跟乳房上到处舔弄揉捏。

  她心爱的姊夫则是跪在她的前面,那根老而弥坚的大肉棒正不断地进出老婆的淫屄,龟头将阴唇翻进翻出,老婆被姊夫干得直捣花心,舒服的不断胡乱呻吟着,她的双手开始分别握住两个侄子涨大的龟头,不断用力的搓揉侄子的包皮,让他们也爽得乱喊。

  「欧,阿姨,你的奶头好好吃欧。」「阿,阿姨,你的屁股好翘,摸起来好舒服欧。」「姊夫,我的志明,干我,我要为你生儿子,让他长大了像阿忠阿荣一样来干我。」「春娇,你的屄真是紧啊,等下我干玩了,让他们两兄弟再继续干你。」当老婆的阴道都被姊夫浓浓的精液给灌满的时候,老婆无比喜悦的发出声音:「姊姊,你看了吗?我终於成为姊夫的女人了,我还要为她生小孩,你不用担心他没有人照顾了。」

【完】

美国发布站
如何快速找到【美国发布站】?你可以直接问你身边的朋友、同学或你的网络好友!
美国发布站,哥哥爱,色小哥,狠狠干,日日操,姐姐色,俺也色,爱色哥,天天操,天天色,日日啪,姐妹啪,俺去操,狠狠lu,奇米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