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另类小说  »  我要嫁给流氓




认识他,是一个夏天。那时,因为朋友的健美操教练有事请了假,让我去带练些天,在家里赋闲的我,正无聊得紧,有个打发寂寞时光的机会,自是欣然接受。

  我的课在下午,我也不清楚是那健美操教练的班就在下午,还是朋友知道我是个爱睡懒觉的女孩刻意安排的,反正,当我到公交车站台等车时,火辣的太阳将口水都流到我雪白的肌肤上,我只穿个小褂和短裙,只好撑起伞来稍作抵抗。

  公交车到站时,车内早挤得水泄不通,这才想起,此时正值上班高峰,我只得叹了口气,收起我的淑女样,使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上了车,直到车子缓缓开动,我才松了口气。我再次在脑海里将授课的内容回味一遍,虽然健美操对我而言,只是小菜一碟,但我不能第一堂课就出错,砸了朋友的金字招牌。车子突然一个急刹,我连忙伸手抓住扶手,这才没让我出丑,我虚惊一场,却吓了一跳,无意中瞥过观后镜时,却发现不远处有个男的正盯着我看。我早习惯了别人这种看我的眼神,原本我就长得漂亮,再加上今天性感的打扮,他没让口水流出来已经很克制了。

  车子驶到下一个站台,有人下车,我往后面挪了挪,让出位置给上车的人。当我伸手抓住头顶的扶手时,我才发现,那个男的居然紧贴着我站在身后。虽然一直被他盯着看让我有些不自在,但能让男人欣赏,还是让我心花怒放。他好像觉得这么挤着一个女孩不太合适,于是向后挤了挤,双手撑在扶手上,在身下给我腾出一个更大的空间,我感激地朝他笑笑,他也礼貌地回了一个微笑,然后将目光转到了别处。他很白净,白净得像京剧里的小生,专业的说法是:面部没有色斑和黑头,毛孔也很细腻,像涂了粉的女孩子。他岁数不太大,二十五六的样,个子却比我高出了一截。被一个男人这么呵护着,让我心里莫名升起一股幸福感。我有些不好意思,心里呯呯直跳,最终还是只能在他的呵护下到了站。

  我尽量不去想这事,也许,遇到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呵护身边的女子的,何况是我这样的大美女呢。

  第二天去上课时,又在车上遇到了他。我上车这儿是一个大站,有好几路公交车从这儿经过,我要到的地方也有好几趟车直达,却又偏偏跟他遇到了一起。我有些心猿意马了,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头才换得今生的一次相遇。难道,前世我对他回了一千次头么?

  他看到我上车,朝我笑笑,向后挤了挤,腾出一个空间来,然后示意我站过去。我有些羞涩,却也不好意思拒绝他的好意,还是站到了他身前。

  “ 我喜欢你香水的味道,茉莉花,看似平凡,骨子里却透着傲人的气质,就像你给我的感觉。”

  “ 所以你老盯着我看?” 此话才出口,我就有些后悔,这似乎不太礼貌。

  “ NO,茉莉花过于平凡,你却是万花丛中一点红,昨天看到你,让我眼前一亮。” 似乎所有的男人看到女孩子都喜欢说这样的话,从古至今都是吧,只不过现在盛极一时,甚至还有了专业术业,叫“ 泡妞”。虽然我明白他的意图,但他的话还是让我心里美滋滋的,毕竟,这话是从他这样的帅哥嘴里讲出来的。

  扯开了话题,我们就算认识了,他叫楚凡,住在我前一个站的小区里,而工作则是在我朋友的健身房旁边的一家外贸公司,他说,大热天这么挤公交车,让他从“ 白领” 变成了“ 黑领”。在以后的几天里,我总是能在公交车上遇到楚凡,他也总是挤出个空间呵护我,而我似乎习惯了他的照顾,一上车就窜到他身前去。今天公交车却特别挤,他没办法再给我挤出个位,我只好缩在他身前,背紧紧挨着他的胸膛。他身上散出男性特有的气息,让我的原本平静的心又跳动起来。我们这算是什么呢?朋友吗?也许吧……或许是天太热了,我们没怎么说话,车内的气氛同样死寂,让我快喘不过气来,我转过头去,想叫楚凡将面前的窗户拉开一些透透气,却发现他正从我身后,自上而下往我衣领里看!我有种被欺骗的感觉,原来他每天让我站到他身前,竟然是为了这不可告人的目的!

  “ 流氓!看够没有?!” 我怒火中烧,举手打在他脸上,他白净的面庞顿时映上了我的五个纤指印。

  他手捂着脸,诧异地望着我,车内乱成一团,大家都在议论他对我做了什么。我气冲冲下了车,买了瓶矿泉水一口气喝了半瓶,才这消气。

  夜里躺在床上,冷静下来的我有些懊悔,我是不是做得太过份了,大庭广众之下打一个认识才三天的男人,还说人家是流氓,就算他看到了什么,那也是一个男人的正常反映,我这么做是不是太伤他面子了,他以后怎么做人。

  这以后连续几天我都没再遇到他,共交车依然那么挤,没了他的呵护,我快被挤成了肉饼。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错误买单,或许这帐单就是我的吧,但不论我付出多少,他的心里,能原谅我吗?

  朋友的教练回来了,今天是我最后一次去带练,也是我最后一次来挤这趟车,从明天起,我再也不用遭这份罪了。我仍旧没一点淑女样,挤上车去,刚抬起头,就看到了楚凡。他看到我上车,脸色一下子就红了,我使了很大劲,这才挤到他身边去。

  “ 让我站到你前面去!” 我铁着脸,不容许他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他乖乖挤出一个空,我迅速闪进去。

  “ 不许偷看!” 我转过身,在他耳边悄悄地说。他原本恢复了原状的脸顿时变得通红。

  “ 今天是我最后一次挤这趟车了。” 我幽幽地告诉他。

  “ 因为我?” 他很着急的问。

  “ 不,我朋友在你公司旁开了一个健身房,前久教练请假,我去帮着带练,现在教练回来了,我最后带一次,明天起就不用去了。”

  “ 哦。” 他英俊的脸有些沮丧,不知道是因为见不到我了,还是因为见不到我突起的胸部。

  “ 上次的事很抱歉,对不起!” 说出这话,我轻松了许多。

  “ 其实我也是无意的……” 他红着脸,害羞得像个女生。

  “ 谁都会这么说……” “ 不!我是说真的!” 他万分惊恐,生怕我不信。看到他的窘样,我忍不住笑出声来。

  “ 看了就看了,人家又没怪你……” 我几乎贴着他的耳朵,将话讲出来,心里却像小鹿般乱窜。

  “ 今天下班一起吃餐饭吧,算是给我个道歉的机会。” “ 好啊,有饭吃哪有拒绝的道理?” 我嘻皮笑脸地说。

  “ ?!”

  他早早就来健身房等我,待我洗好澡,从更衣室里出来,已经华灯初上。我独自一人走在街上,身边带着个“ 流氓”。都市的夜很美,星光异彩,霓虹闪烁。他提议吃“ 肯德基” ,被我以“ 垃圾食品” 为由拒绝了,他又提议吃“ 日本寿司” ,我说“ 爱国的人抵制日货” ,他脸色铁青,最终,选择了韩国料理。

  韩国影星一个个光彩耀人,韩国料理却不怎么样,又或许是我这个纯正的中国人太过爱国吧,反正我尝了尝就吃不下了,“ 流氓” 却饥不择食,狼吞虎咽下了肚。更令我生气的是,他把道歉的事忘得一干二净,好像面前这个大美女还比不上他的韩国料理。

  “ 你好像没吃饱哦。” 从店里出来,他这才想起关心下我。

  “ 是啊,所以呢,我要吃洋芋。”

  “ 洋芋?”

  “ 从这往前走第二个路口右转,出口处左转走五十米,有一家‘ 大洋芋' ,我要吃那儿的,你去给我买!”

  “ 遵命!” 我还没反应过来,他一溜烟跑了,不一会儿,拎着盒洋芋回来,一边走,一边望着我傻笑。

  我手里端着洋芋,身边带着“ 流氓” ,继续独自在大街上逛。许多人说女人是天生的购物狂,因为我是购物狂,就算什么也不买,都喜欢逛街,所以我是个地地道道的女人,漂亮的女人。

  “ 喂,很好吃么?” 见我半天不理他,他终于是忍不住了。

  “ 请注意你的用词,我不叫' 喂' ,我叫蕊蕊。”

  “ 蕊蕊小姐,好吃吗?”

  “ 你自己尝尝不就知道了?” 我用牙签挑起一块,塞到他嘴里,他辣得眼泪漱漱往下落,嘴里塞着洋芋却又说不出话来。我笑得嘴也合不笼,腰也直不起来。

  我从包里掏出纸巾,伸手给他擦去泪水,他突然一把将我抱住,嘴唇一下子贴上我的双唇,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就把嘴里的洋芋塞到我口中。要死了!他居然嘴里含着洋芋,当街吻我!吻我也就罢了,居然将他含过的洋芋塞进我嘴里!我使劲推开他,他好像早预料到我的回应,双手一刻也不放松。我急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他将舌头伸进我口中,把洋芋重新拿回去,这才放开我。

  “ 要死了你!” 我使劲锤他的胸口,伸脚踩他的脚掌,他好像不会疼一样,望着我傻笑。

  “ 嘿嘿,你唇上有酱!” 他这么一说,我的脸刷一下就红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将手伸到我的腰上,一把将我拉到他身前,这次,我没有拒绝,任由他将我抱紧,他火辣的目光与我的眼神交汇,那一刻,我浑身都在发烫。是的,我动情了。这一次,我们嘴里都不再有洋芋,而是两条滑腻的舌头,喘息声越来越重,我身上的茉莉花香早已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 大洋芋” 酱的气息。

  我的生活彻底变了,不再是整天呆在家里的“ 奼女” ,夜晚的都市街头,总会出现我美丽的身影,路人的目光总会从我身上扫过,不知道是因为我太迷人了,还是因为牵着一个“ 流氓” 的手。

  夏天悄悄过去,秋天纷沓而至,天,有些凉意。或许是天凉了吧,让“ 流氓” 也发生了变异,他竟然要求我再去和他挤一次公交车。

  当我使出吃奶的劲挤上去时,他已经在车上,还好,他还懂得怜香惜玉,早早找了个座位,我挤过去,毫不客气坐在他腿上。他搂着我的腰,向下一站驶去。

  车子开动一会儿,我就有些凉意。今天出门时艳阳高照,现时却是乌云密布,我打了个寒颤,虽然很小心,还是被“ 流氓” 发觉了。他脱下外衣盖在我身上,我靠着他,闭着眼回忆我们相遇的甜蜜。

  “ 不许再偷看我的胸部!” 我笑嘻嘻在他耳畔轻语。

  “ 嗯,我不看,我只摸。”

  “ 你敢!”

  “ 怎么不敢?我是' 流氓' 我怕谁?” 他嘴上说着,衣服下的手也没闲着,一下捏住我的乳房。我心跳顿时攀升,频率迅速超过180,他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这么下流的动作。

  “ 放开!” 我伸手想把他的手掰开,他却死死捏住不放。

  “ 我不放!”

  “ 要死了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 嘿嘿,你别动,要不被人看出来。” 我白了他一眼,也拿他没法,只得将手放开,任他在我胸前揉捏。

  “ 很软,很大哦” 这该死的“ 流氓” ,竟然这么说我。我早被他捏得浑身燥热,他再这么一说,我的脸烫得都可以煲汤了。见我不出声,他胆更大了,竟然轻轻解开我胸前的扣子,将手伸到衣服里去,自下而上挤进胸罩里,玩弄我的乳头。

  “ 你……你轻点!” 我被他弄得浑身都有了反应,又不好意思说,只能等车快到站,下去好好收拾他,可也不知道是咋会事,今天一路堵车,好像上天都在帮他一样。

  “ 嗯。” 他嘴上答应我,手里却一点也不放松,我已经隐约感到阴道里已经有少许的粘液了。

  “ 别……别弄了!” 我哀求地看着他。

  “ 有反应了?没想到你这么敏感。”

  “ 帮我弄好,快到站了!” 看着车渐渐驶进站台,他才把我的胸罩拉上,扣子系上,我终于松了口气,和他一同走下车去,站台边,他立即遭到我的拳打脚踢。

  女人永远只能从嘴上占男人的便宜,我和“ 流氓” 就是这样,他是找机会对我摸摸捏捏,起初我还很生气,但当我撅着嘴站在街边,看他满头大汗跑过几条街去给我买“ 大洋芋” ,我的气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我渐渐接纳了他的做法,因为我确信,他是爱我的。

  凭心而论,我跟他根本就是天作之合,他是“ 流氓” ,我是“ 女流氓”。

  开春的时候,我二十四岁了,按照中国人的习俗,本命年是应该穿红内衣裤的,虽然我是当代进步“ 女流氓” ,但作为爱国的“ 女流氓” ,中国的传统文化是应该继承和发扬的嘛。

  都市的街头又出现了我独自晃荡的身影,身边带了个“ 流氓”。今天元旦,一大早,我就拉了他出来闲逛,路过内衣店时,我就将他拽了进去。这次,我才发现,“ 流氓” 也不是百毒不侵嘛,看着满架的各式胸罩,“ 流氓” 脸红得像个猴子屁股。

  “ 这件好看么?” 我指着货架上一件1/ 2杯型蕾丝胸罩问“ 流氓”。

  “你说好看就好看吧。”

  “ 哟?你也会脸红啊?当初在公交车上捏我奶子的时候咋不红?” 我的话立即引来了旁边一堆在挑内内的人的目光,“ 流氓” 的脸一下红到了脖根,我朝他伸伸香舌,做了个鬼脸。

  “ 你,你让我出去吧,这满店都是女人……” 我还以为他天不怕地不怕呢,这回轮到他哀求我了吧。

  “ 不行!你在这等着替我付钱!” 我故意把嗓门提得高高的,让整个店里的人都听见。

  “ 好好好,你声音小点!” 明显,他是怕我了。

  我挑了一堆胸罩,都带到试衣间里,一件一件试。顺便插一句,对于我的胸型,我绝对自信,任何款式的胸罩,向我乳房上一裹,定是增色不少。

  “ 楚凡,你进来!” 我穿了件1/ 2杯的半环型胸罩,雪白的乳房有种呼之欲出之感,这才提高了嗓门,唤“ 流氓” 进来。

  “ 好看么?” 我转了个身,让他看清我胸前的东西。

  “ 你是说乳房还是胸罩?”

  “ 废话!当然是胸罩。”

  “ 哦哦,胸罩到是好看,乳房有点下垂了!”

  “ 找死呀你!” 我运起内功,决定给他一掌,可还没等我出招,手就被他抓住了,他迅速将我按到墙边,轻轻一扯,我一双乳房一下就崩了出来。

  “ 我帮你塑塑型。” 他一边说着,双手就落在我的乳房上,大把抓我的乳房。他这哪是在爱抚我,分明把我的乳房当玩具!

  “ 要死了你!干嘛呢!” 我急得直跺脚。

  “ 小声点!外面人多!” 我大呼上当,不敢作声了。

  他俯下身子,亲吻我的乳房,双手爱抚地拨弄着她们,手指在乳头上缠绕,阵阵电流从乳尖传来,刺激我的脑神筋。我的下体在发痒,滴滴的粘液再次涌出来。

  “ 唉呀!” 他突然一口咬在我雪白的乳房上,我痛得叫出声来。

  “ 蕊蕊,新年快乐!这是送你的新年礼物。” 我看着胸前血红的印记,有些疼,却很甜蜜。

  “ 流氓” 给我挑了套大红内内,要我穿在身上,这才手拉手走出了内衣店。

  端着“ 大洋芋” ,我们在街上闲逛了一天,“ 流氓” 给我买了一大堆衣服和零食,直到我们再也拎不下,这才回家。

  “ 今晚去山顶看焰火吧!” 我坐在餐桌边,双手托着腮帮,望着正在厨房里忙碌的他,说道。

  “ 大冷天的,跑山顶干嘛?” “ 你去是不去!” “ 好好好,去去去……” 吃过了他做的年夜饭,我们直奔山顶而去。虽然天很冷,山顶却是人山人海,一点也不减人们观看焰火的热情。我们找了个地方坐下,焰火表演就开始了。

  “ 嘻,真漂亮!” 我靠着他的肩,看着刚刚升空的心型焰火。

  “ 我们回去了好不好?好冷呀!”

  “ 别扫兴!这样子对女孩子不礼貌,懂么?”

  “ 可我真的好冷!” 他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让我的心也跟着抖起来。

  “ 把腿并起来,抱着我!” 他将腿并上,我坐了上去,他伸手搂着我的腰,将下巴搭在我的肩上。

  “ 不冷了吧?”

  “ 还冷!”

  “ 哪冷?”

  “ 手!”

  “ 要死了你!进来!” 我白了他一眼,将外衣脱下,遮在腰间,将塞在腰间的衣服拉开。

  “ 嘿嘿!” 他毫不客气地将手伸进来,劲直奔向我的乳房。

  “ 唉呀!你死人呀,一点热气都没有!” 他的手在我乳房上打转,冷得像北极熊的熊掌。

  我想我终于可以把焰火看完了,可还没过十分钟,该死的“ 流氓” 又在嚷嚷。

  “ 还是冷呀!”

  “ 哪冷?”

  “ 你没暖到的地方!”

  “ 哪儿?”

  “ 你坐着的地方……”

  “ 呸!流氓!” 我转过头去,看他一副可怜样,一米八的大个,冷得倦缩在一起,让我不由得心疼。

  “ 这儿?” 我伸手摸了摸他的胯间,问道。

  “ 嗯。” 我半起身,手伸进冬裙里,把裤袜和内裤撩到膝盖,“ 流氓” 直溜溜看着我,他一定纳闷我想干什么。我伸手解开他裤子的链,扯开内裤,肉棒像石头里崩出的猴子一样跳了出来。我将他扶正,对准我的穴口,坐了下去。我的阴道很干涩,有些疼痛,但还是整个含了进去。

  “ 还冷么?”

  “ 蕊蕊……”

  “ 老公,送你的新年礼物,新年快乐!”

  “ 蕊蕊……”

  “ 还叫蕊蕊?”

  “ 老婆……” 我羞红着脸,这次,我要嫁给“ 流氓” 了。

  “ 老婆,你给多少人暖过肉棒啊?”

  “ 百八十个吧,太多记不清了。”

  “ 以后不许给别人暖,只许给我暖。”

  “ 以后你也不许找别人暖,只许我给你暖。”

  “ 啊,老婆,我要是射里面了怎么办?”

  “ 我给你生baby!”

  “ 老婆,我真要射了!”

  “ 啊?!”

  我们同时达到了高潮,最后我们相拥而眠。

  字节数:13451

【完】

美国发布站
如何快速找到【美国发布站】?你可以直接问你身边的朋友、同学或你的网络好友!
美国发布站,哥哥爱,色小哥,狠狠干,日日操,姐姐色,俺也色,爱色哥,天天操,天天色,日日啪,姐妹啪,俺去操,狠狠lu,奇米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