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另类小说  »  在姑姑身上发泄年轻的欲望



姑姑39岁了,但岁月在她身上的体现并不明显,天生丽质又保养得好,39岁的她胸部变得非常丰满,因为长得漂亮,所以我从十几岁开始便想像着和她做爱,但那只是意淫和幻想,一直没有成真。

  姑姑喜欢穿裙子和黑色的高跟鞋,打扮很得体,有时候她弯下腰来拿东西或蹲在地上干家务的时候,恰好可以看到她露出的乳沟,虽然走光的时间很短,但足以让我遐想,致导为此多次自慰。

  由於一直没有机会也不敢对姑姑提出性要求,所以我这麽多年来只能靠想像和看着她的相片手淫,每一次都想像着她美丽的面容,抱着她丰满性感的肉体疯狂插抽,最後奋力射进她的阴道深处,和她温馨地交合在一起。

  但姑姑是不知道我为她付出了这麽多精液的,我也不知道什麽时候能尝一尝姑姑的身体,或许这辈子都没机会了。

  今年五一放长假,我回了家。

  照例要去走亲访友。

  来到姑姑家时,只有姑姑一个人在家,原来姑丈带着表弟去旅游了,姑姑由於身体不是很舒服没去。

  姑姑一如继往热情地招待我,帮我端茶倒水削水果,我感觉有点尴尬,因为我平时经常对姑姑意淫,这一次和她独处,反而觉得不自在,姑姑反而不觉什麽,她只把我当侄儿看待。

  姑姑自己在家本来穿一条黑色短裙和红色短袖圆领恤衫,我来了之後她去房间把短裙换成了红色睡裤。

  她一个劲地叫我吃水果,我客气地附和着。

  想不到比较少回家我,现在见了至亲的姑姑反而觉得生份起来。

  这时,姑姑弯下腰来挑水果帮我削皮,她胸部的春光马上泄露,胸罩中两个雪白的半球和一条深深的乳沟露了出来,我的阴茎忽地充血。

  姑姑接着蹲下来为我削水果,开阔领口继续露出乳沟,我偷偷地瞄着,心跳得厉害,禁不住吞口水。

  我生怕姑姑看到,所以偷看几眼就假装看别的地方。

  这时,姑姑似乎发现了什麽,她把衣领往上拉拉了,把削好的水果拿给我吃,然後开电视给我看。

  姑姑说,你看电视吧,我去休息一下,晚饭就在这里吃了,今晚就不要回家了,你姑丈他们去玩,房间都空着,在这里过一夜吧。

  我随便嗯了一声,心猿意马的,一心幻想着姑姑的身体,特别是刚才两个白花花的奶子。

  姑姑进了房间,我偷偷瞄了一下,她没关房门。

  过了十几分钟,我见姑姑没房里没动静,色心大起。

  我轻轻走到阳台,阳台上晾着姑姑的衣服,内裤和乳罩都晾着,我一看眼都直了,先了手机拍了几张乳罩的相片,然後把乳罩抓过来用过地边揉边舔,就像揉着和舔着姑姑丰满的乳房,这紫色的蕾丝乳罩目测应该是D罩杯的,尺寸和颜色都很能引发男人的性欲。

  我在上面留下口水,姑姑下次穿的时候就会和我间接发生亲密关系,就算不能真的和她做爱,我也能在精神和她发生性关系了。

  我还迅速地搓一搓阴茎,但没有射,怕难收拾。

  又过了十几分钟,我实在没有心思看电视,就轻手轻脚地走到姑姑房门口,听一听,静静的,我慢慢走进去,看到了床上的姑姑,她正仰躺着,身上也没有盖被子。

  我被欲火煎熬得非常难受,於是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偷偷地走到她身边,坐在床边上。

  我的心就快跳出来了,姑姑的胸部微微地起伏着,这就是我日思夜想了八九年的美妙肉体啊!我该不该放弃这次机会?如果放弃了,以後可能真的就没有机会了。

  我的思想激烈地斗争着,但手已经颤颤巍巍地伸向了姑姑的胸部,我摸得很轻,只是轻轻地放在上面,感受那突起的形状,但我的阴茎已经充血到极点。

  我靠近姑姑的脸,轻轻地嗅着她的嘴唇,脖子,姑姑真漂亮,我真想压上去,扯掉她的衣服,疯狂地和她做爱,用力地插她的阴道,然後把多年对她的想念化为精子狂热地射在子宫里面,但我不敢,我连亲一下她的勇气都没有。

  我把右手伸向裆部,抓住阴茎搓动起来,就算不能做爱,能如此近距离地对着姑姑发射一次,我也满足了,虽然隔着裤子,但快感还是很爽,忘我地搓了没十几秒,姑姑却突然睁开了眼睛,我的头脑轰地一声停住了动作,但还是迅速却支吾地说,姑,你……你没有盖……被子,我…我接着指指房间的电脑说,我过来……玩电脑。

  姑姑略有所思地嗯了一声说,哦,你开机自己玩吧,但不要玩太久,对眼睛不好。

  我嗯了一声,腿略发抖着开电脑去。

  姑姑翻了一下身,脸朝里面去了。

  我松了一口气,感觉从天堂掉到地狱了,姑姑一定发现了我的不轨,我沮丧且强烈地自责着,也全无心思上网。

  好不容易捱到了晚饭,姑姑自己在厨房忙着,我由於下午的事仍尴尬着,不好意思进厨房帮忙。

  吃饭了。

  姑姑叫着。

  餐桌上,和姑姑只聊了一下近况。

  你姑丈前天开了瓶葡萄酒,喝一点吧。

  说完拿出酒来斟了一大杯给我。

  其实葡萄酒可以抗氧化,有助於美容的,姑姑也喝点,我说。

  姑姑听了,犹豫了半秒,於是也给自己倒了八分满。

  品尝着优质的葡萄酒,我居然忘却了重重心事,也许是酒精产生的兴奋作用,我和姑姑的交谈开始频率起来,彼此都说了几件有趣的事,我感觉似乎回到了十来岁时在姑姑家无邪地吃饭玩乐。

  但岁月流逝,我已成长为有正常性需求的小夥子,而姑姑也步入了需求旺盛的年纪,只是我们隔着血缘关系这层纸,犹如一座山,把饱受欲火煎熬的我隔离姑姑数百里远。

  吃完饭都八点多了,洗洗澡,再看看电视,聊聊天,我的眼神游离不定,不大敢和姑姑眼神交主久,但我仍是有非分之想的。

  聊着就聊到了看相,姑姑就靠近我抓起我的手看起相来,说得头头是道,我也不知她在说什麽,我也假装在行地捧起姑姑的手来看,姑姑身上的香气沁入我的心肺中,让我感觉既安静又难受。

  看了一出电视剧,十点多了,姑姑就困乏了说要睡觉去。

  这时外面刮起了风,山雨欲来风满楼,似乎是要下雨的样子。

  早点睡吧,姑姑嘱托了一句就回房了。

  我倾耳听到她关上了门,但似乎没有反锁,心里一阵莫名的兴奋。

  又看了十几分钟的电视,也不知看了什麽内容。

  我关了灯,在客房躺了下来。

  但教我怎样才睡得着?!外面的风吹得阳台的花草沙沙作响,不多时果然下起雨来,这雨势夹杂着闪电雷鸣,我想起了成人小说里发生在这样天气里的一些情节,更加辗转反侧。

  这是千载难逢的时机,过几天姑丈回来了,就再也没机会了,该不该?!欲火煎得我难受至极,终於,我狠下心爬起来,慑手慑脚地走到姑姑房门前,我也不知道我将做什麽,我只想进一步靠近姑姑,我甚至并没有想到趴在她身上疯狂做爱,我的头脑一片混乱。

  以极慢的速度拧着门锁,真的没有反锁,我悄悄推开门,又来到姑姑身边。

  姑,我轻轻地叫了一声。

  姑姑没有睡觉,她迷糊地应了一声,嗯,怎麽了。

  我也不知哪来的智商,随便说了句:那边风好大,阳台好吵,我想睡这边好不好。

  空气攸地停顿了两秒钟。

  嗯,过来吧。

  说完姑姑把身上往里挪。

  我真不敢相信,但心跳再一次达到顶峰。

  下午的沮丧和尴尬一扫而光。

  我像得了圣旨,笨拙又猴急地爬到床上。

  这是姑丈享用姑姑肉体的床啊,两个人在这床上做爱,我在一瞬间想像着姑姑在姑丈胯下呻吟的样子,以及姑丈把精液射进她阴道後魂游太虚的样子,我开始嫉妒姑丈,竟然希望他永远不要再出现了。

  外面的雷雨持续不停。

  约摸有半个小时我没敢动,我知道我要干些什麽了,我在一步步地踏入梦想中的乱伦。

  我侧身转向姑姑,她仍是仰躺着的,好像睡着了。

  我用脚轻轻地撩拨她的脚,她的脚反射性地动了几下,我几乎是吃了豹子胆,把身子往姑姑身边挪,经过一会儿的努力,我贴在了姑姑的身子旁边,我把右手轻轻地放在她肚子上,像小孩画画一样抚摸着。

  这时,我明显地听到姑姑用力地吞了一下口水!这是性兴奋和紧张的表示!我以前的几个女朋友都这样,她们第一次和我躺在床上任我乱来的时候,也是紧张而兴奋地吞口水,并且加重着呼吸。

  姑姑这一声吞口水,说明了她的不安以及无措,或许她想阻止我,但又不知如何是好。

  我没有管那麽多,我只想进一步,进一步!只要进一步就行,不管到哪一步都行!哪怕她现在就制止我,也足够了。

  我对姑姑的性欲,也包含着一种爱恋,一种对美丽妇人的不伦之爱。

  这时,我摸到床头开关,打开床尾角落的落地灯,把灯光调到最低,可以在昏暗的灯光中欣赏姑姑的美貌,微微的灯光掩盖了姑姑熟女的姿态,这样看起来她就像一个三十岁的美妙少妇,真是美艳至极。

  我在她肚子上摸了一会儿,手自然就往上移动,慢慢就移到了胸部。

  这两座高耸的乳峰,积蓄着我多少年的梦想,我的手放在上面,感觉是极度的幸福,我怕进展得太快招来姑姑的制止,於是手就放在胸部上停下来,然後半搂着姑姑,就这麽躺着。

  姑姑虽闭着眼,但她隔三差五的吞口水和加速的心跳已出卖了她。

  她总想不到她的侄儿会做出这样的事来,但眼下已不知如何是好了。

  又过了一会儿,我把手从她肚脐边伸进衣服里,先摸了一会儿她的腰部,真是一点赘肉都没有,平时以为姑姑多少会有点赘肉的,但现在真正感受到了,却是十分的惊讶。

  姑侄俩的不伦行为已经快踏破界限了,但姑姑仍一动不动。

  我的手明显颤动起来,我摸向胸部,那姑姑最隐私的地方之一,很快,摸到了胸罩,胸罩饱满地包围着两个乳房,不像我以前的女朋友们那样发育没有完全成熟,姑姑的身体已经真正成熟,不是二十几岁的女人可比的。

  那丰满,一只手摸起来相当受用,我也不满足於隔着胸罩,迅速把手钻入胸罩里,一下子就捏到了已突起的樱桃,这时姑姑轻轻扭动了一下身体,我顺势把左手插过她的枕下,把她真正地搂在怀里,她仿佛成为我的新任女朋友,正等待着我的开垦。

  我不知道这样的後果,现在我和姑姑的身份只是一个欲火焚身的男人和一个不知所措的女人,可以暂时抛离一切,热烈地发生性关系。

  我轻轻地靠近她的脸,先在脖子和头发上用嘴唇亲昵地嗅且触碰着,然後对嘴她的嘴唇,轻轻地吻了下去,姑姑猛地吸了一口气,就像我当年第一次吻女朋友一样,吻了几下,姑姑慢慢地打开嘴唇,我趁机把舌头伸了进去,用力地吸,两个人的津液交缠在一起。

  但姑姑并没有主动,她只是任我吻着。

  我的欲火越来越旺,右手伸到她的下体,压在软绵绵的三角区,这时姑姑抓住我的手不让我动下面,我便收回了手,又伸到她胸部搓乳房,姑姑的气息越来越重,我见机又把手伸到她的阴部,她又抓住了,但这一次力度很轻,我轻轻地挣脱後,用中间三个手指压在阴部上面揉搓起来,姑姑的双腿开始扭动,我知道时机已经到来,忙抽回右手,把身上的短裤和内裤迅速脱掉,然後趴在姑姑身上,姑姑嗯了一声,把脸侧到一边去,我喘着粗气,一心想着快速的插入,只要插入就行了,什麽都不管了!我把姑姑的睡裤和内裤一并拉下来,然後又压在她身上吻她,怒胀的阴茎已经抵在她的阴部,姑姑的黑森林已湿透了,不愧为性欲旺盛的熟女,姑姑的身体扭动得更厉害,她的下体似乎在躲避我的龟头,但幅度不大,我轻易地又抵在她阴道口,阴茎刺开阴唇,腰身一沉,整条阴茎就钻了进去,姑姑的眉头微蹙,显现出女人被插入特有的表情。

  阴茎浸泡在姑姑的阴道里,感受着温暖的包围,此刻,我是世界上最幸运和最幸福的人!或许是因为太难得了,我一时没有抽动,只是趴在她身上吻着她,下面感受着她的温度,姑姑的阴道就像我那曾同居了两年的女朋友一样,不是很紧,毕竟被插得多了。

  虽然不紧,但极为暖和,且很快便可插入,抽送时也可耐久一些。

  此时我多想永远地停留在这一刻,和姑姑紧紧地交合在一起,永不分开。

  过了几分钟,感到阴茎的硬度有点下降,我便轻轻地抽动起来,姑姑依然闭着双眼,但随着我的抽插,她打开嘴唇开始轻轻地呻吟起来。

  多年的梦想这一刻终於成真,而且来得那麽快那麽顺利,我简直怀疑自己在做梦,但实实在在的快感随着性交的抽送阵阵袭来,我知道这不是梦。

  由於急着插入,姑姑的上衣还没有脱去,但这比抽插全裸的姑姑别有一翻滋味,过了一会儿,我脱去了自己的上衣,接着去脱姑姑的上衣,因为是边抽插边脱衣服,姑姑都被插得七荤八素了,很快上衣和胸罩那被我脱掉,那黑色的蕾丝胸罩是我最喜欢的,刚才心急脱掉的内裤好像也是黑色蕾丝的,是一套,姑姑不但美貌倾倒了我,连衣着习惯也是我最欢的款式。

  这时的姑姑已全身赤裸,一对大乳房让我大开眼界,我惊叹于姑姑美妙的肉体,用力地把整个身上朝她身上压,下体却不停地抽出和插入,我真想和她溶为一体。

  姑姑的呻吟声大了一点点,脸上开始微微表现出性兴奋的痛苦似的表情。

  阴茎在姑姑阴道里,像打桩机一样进进出出,我沉浸在极大性交的快感之中,看着朝思暮想的女人在自己胯下呻吟,扭动,我隐隐有射精的冲动,只好稍微停一下,吻着姑姑,轻轻唤了一声,姑。

  这时姑姑微微地睁开眼,仿如喝醉了酒,她望了我几秒钟就把头侧过去,脸上没有什麽表情,我不知道她此时的心境,但性交中的男女只要被快感侵占,并不会考虑过多的事情,我想,在姑姑的脑子里,浮现的也只有被阴茎抽插带来的无限快感吧。

  姑姑雪白的脖子发着淡淡的香气,我去吻她完美的耳垂,呼着气对她说,姑,我爱你。

  然接又快速地抽送起来。

  姑姑面对突如其来的抽插,倒吸了一口气,继而又闭起双眼享受性爱这世间最美好的事情。

  终於,射精的快感再一次袭来,我想要停一下消除射精的感觉,但发觉已经停不住了,只好又插送几下,最後哼了一声拼命地压住姑姑,一股又一股滚烫的精液向姑姑的阴道深处射去,我在思夜想念的女人身体里留下了印记,姑姑已属於我的了!射完精的我,趴在姑姑软绵绵的身体上,享受着高潮的余温,原来这不是梦,我确实在这个女人阴道里送出了我对她爱的印记。

  姑姑还喘着气,过了一会儿,我抽出软化的阴茎,关了落地灯,搂住姑姑,夜,陷入了黑暗。

  窗外的的雷声消失了,只有大雨还在继续。

  姑姑的阴道夹着我的精液,在我的怀抱里慢慢睡去……我没有睡沉,激情过後的我清醒过来,和姑姑已不可避免地发生了这样的事,我不但干了她,还射在她身体里,如果这样的事让长辈们知道了,该怎麽办。

  我心里叹着气,感受着黑发里美妙的脸庞,我遂什麽都不怕了,为了这个女人,豁出去了。

  天亮了。

  这一夜,睡得并不安稳,姑姑差不多和我同时醒来,看得出她略带疲容。

  以後怎麽办。

  她幽幽地问。

  我没有回答,我抚摸着她的乳房,安静地。

  过了一会儿,姑姑突然来了精神似的说,我做早饭去。

  她好像装得若无其事,只是为了消除尴尬的气氛。

  我看着她像少女一样的天真,微笑着,心里油然对这个女人产生了深深的怜爱。

  早晨的性欲是很旺盛的,以前和女朋友做爱的时候,每每到了早晨经常会性欲大起云雨一翻,面对姑姑,我也不例外。

  我把她推倒说,等一下吧,亲爱的。

  实际上,我的阴茎已经怒胀着。

  我拨着她的头发,压上她的身体,龟头像钻头一样快速找寻到她的入口,然後什麽前戏也没做就插了进去。

  姑姑轻哼一声,阴道虽然有昨晚做爱留下的一点润滑,但精液却是大部分都被阴道内吸收了,所以有点干。

  但我正是最喜欢这样的做爱,什麽前戏也不做,迅速地插入,抽送。

  姑姑竟然如此放任我的行为,任由我在她身体里发泄。

  哼……啊……姑姑发出做爱特有的呻吟,第二次接受着侄子的不伦之爱。

  姑,现在不要把我当你侄子,把我当成你的男人。

  我边插边说着。

  嗯……哼……嗯……姑姑似是非是地发出应和的声音,她的一头黑发随着她不停的摆动,显得格外迷人。

  这样的女子,为什麽不能成为我的妻子,让我每天都为她奉献我的精液呢。

  好爽,我禁不住轻吼着。

  女人,舒服吗?我问着。

  嗯……嗯,舒服……姑姑终於回答了。

  插抽了几分钟,有点累,我便把姑姑托起来坐着干,这样可以让她看到我的阴茎在她身体里进进出出,很刺激。

  坐着又插了几分钟,我把姑姑拉过来抱着,一种幸福的感觉从心底冒出来,这个女人俨然成了我的妻子,她正在床上为她的丈夫行使妻子应尽的义务。

  累吗?姑姑问。

  有点,我说。

  那就先做饭吃饭吧,吃完饭再说,听话。

  她温柔地抱着我说。

  那好吧,亲爱的,我听你的,等它软下来,我们就去做饭吃。

  我吻着她的脖子。

  一会儿,阴茎软了下来,我抽出姑姑的阴道。

  姑姑把内衣和衣裤全部穿了回去,但睡裤换成了一条黑色超短裙,姑姑起床到厨房里做早餐。

  我和她,就像是一对新婚夫妻吧。

  姑姑在厨房劳作的时候,我突然想起关於成人小说中厨房性爱的描写,实际上,我很喜欢放荡的性爱,我和以前的女朋友在大厅沙发、厨房、厕所,甚至天台都做过,这样的经历很让人难忘。

  想着想着,又性起地跑到厨房去,突然从後面抱住姑姑。

  干嘛啊,做饭呢,快快去收拾碗筷。

  姑姑命令道。

  嗯,好。

  我一边应和着,一边从後面伸进衣服里抓她的奶子,另一只手去褪她的内裤。

  姑姑无奈地接下厨房窗子的百叶窗,微闭双眼享受我的爱抚。

  我把她的内裤褪到膝盖处,然後把短裙向上拉一点点,就挺着坚硬的阴茎就往阴道刺,龟头很快就陷入了一片软绵绵的泥潭之中。

  啊……我感觉升了天。

  这样抱着亲爱的美人儿,淫荡地在厨房做爱,以前只存在於我的幻想之中。

  行了没有,快点,还要做饭呢,啊……嗯。

  姑姑的身体开始变得软绵起来,她只好扶住台面直喘气。

  我一手各抓住一只奶子,身体伏在姑姑背後,对着穿戴整齐的美人儿一前一後地做着活塞运动。

  由於姑姑的腿并得比较拢,所以插起来比较紧,我感觉似乎要射了。

  不要射在里面,还要做饭,不想中断去厕所收拾。

  姑姑低着头说,一头黑发盖住了她的脸庞。

  那要射在哪里,亲爱的,我只想为你奉献我的精液。

  几秒钟後,她又回答,等一下快射的时候告诉我,射在我嘴里吧。

  我一听,姑姑竟然是如此开放,敢吃精液,我以前的女友们帮我口交的时候,因为我忘情插得太深,搞得她们要反胃,所以心疼没敢让她们吞精,但姑姑却主动要求射在她嘴里。

  嗯,哦……好……亲爱的,来了……我在射出前迅速抽出来,姑姑反射性地转身蹲下,把我的鸡巴含了进去。

  啊……我像被抽空了一样,精子一股股地射进她嘴里,呼……我大气直喘,姑姑轻轻地吮吸着我的龟头,慰藉着我高潮後的余温。

  我的快感迅速消退,姑姑把阴茎里的精液都吸吮乾净,然後像日本女优一样张开嘴,吐出舌头展示吃到的精液,接着吞了下去,但看得出精液的腥味让她并不是很适应。

  她站起身,拿起一杯水就灌了下去。

  嗯……真难吃,跟你姑丈十几年了,只吃过两次,跟你才第二次就吃了,便宜你了,先生。

  姑姑有点嗔怪地说道。

  我紧紧抱住她,亲爱的美人,我等一下补偿你。

  怎麽补偿啊,衰人,她说。

  用我的长处填补你的空缺呗,我笑着说。

  真衰,姑姑啐了我一口。

  好不容易把饭做好了,吃过了饭,姑姑说下面滑滑的,不舒服,於是跑去洗澡。

  我脱了衣服偷偷溜进去一起洗。

  我很喜欢和喜欢的女人一起洗澡,我会用她们洗身子,表达我对她们的爱恋。

  姑姑的阴部滑溜溜的,尽是精液和淫水的交合物,但用水一冲就乾乾净净了。

  我现在才有时间慢慢观察姑姑的身体,虽然整个身子摸起来并没有二十几岁的女孩一样富有青春感,但保养得实在太好了,这成熟的肉体比少女更有吸引力,不枉我为她意淫了八九年,精液都不知道浪费了多少。

  她的阴毛不能算特别茂盛,中等吧,阴毛和阴唇比较明显地分开来,可以看到两片大阴唇,已略带黑色,但抠开来,小阴唇和阴道口还是比较粉红的,我蹲下来闻一闻,没有什麽味道,书上说阴部的味道跟个人气质有关,姑姑气质优雅,果然阴部比较清爽,我向她阴道吻去,姑姑咯咯地笑说姑丈都没试过帮她口交,这是第一次,感觉很奇怪又很受用。

  我听了,心想,姑丈也太不会享受这个女人了,还好我不费什麽力气上了她,不然岂不暴殄天物。

  我说,姑,我八九年前就幻想和你做爱了。

  姑姑很惊讶,那你为什麽不早说。

  我怕你不同意,要是你告诉长辈们,我就完了。

  姑姑呵呵地笑起来,那也是,昨晚喝了点酒,又雷雨交加的,迷迷糊糊,让先生你占了便宜。

  我当时想给你一巴掌,但又忍不住年轻人的诱惑,在犹豫不决的时候,你就得逞了,我也就让了,反正我也快老了,也结了紮,跟你亲密一下也不会有什麽事,但我们以後不能老是这样,你明白吗?我略有所思,忽地一丝伤感掠上心头。

  是啊,过几天我到外市去上班了,而且姑姑会一年比一年老,即使她保养得和赵雅芝一样好,但这样的关系始终是见不得人的啊。

  姑姑见我心事重重的样子,便抱住我帮我洗洁阴茎。

  女人的手握住阴茎的感觉是相当美妙的,跟插在阴道里有不同的感觉。

  我的阴茎立马又勃了起来。

  我从正面抱住姑姑,姑姑撑开腿,我的阴茎就顺利地插了进去。

  里面相当润滑,感受不到什麽阻力。

  加上刚才射了一次,我抱着姑姑抽插了十几分钟都没有射的意思,反倒姑姑腿软了。

  等一下,我坐到洗脸台上,姑姑说,她终於撑不下去了。

  洗脸台的高度刚刚好,她坐在上面,撑开双腿,阴道口向我敞开来,我挺着红紫的龟头,说,我来咯,就插了进去。

  抽抽插插又好几分钟,又换了个姿势,我把姑姑抱下来,让她趴在洗脸台上对着镜子,从後面进入,这样,从镜子里可以看到她的侄正在她身後前後运动着,我也可以看到姑姑迷离的眼神,一段不伦的关系就在这反映在镜子里,放荡得令人兴奋。

  我把脸贴近姑姑的侧边,突然叫了声,老婆。

  姑姑迷离地嗯了一声,我精关一松,赶紧抽出来,但仍轻轻地射了一点在她背上。

  姑姑大喘不停,反过身来吻我,这是她开始的主动。

  我们相吻到喘不过气,又把身子都洗乾净了,我穿了条内裤就出来了,姑姑穿了紫色的那套内衣裤,再穿了宽松的睡衣裤就出来了。

  我把每个窗帘都拉上了,又把大门反锁,然後招呼姑姑过来看电视,姑姑坐在我大腿中间,我对她上下其手,换来她一句色狼的娇嗔。

  看来我也是无心看电视的了,我一点点地剥下她的短裤扔在一边,然後把我的小弟从裤子边上释放出来,接着把姑姑那紫色的内裤拉开一边,阴茎自觉地往阴道钻去,钻进去之後,姑姑往我身上一坐,说,不要动,调和一下阴阳,对身体有好处。

  我的阴茎就浸泡在里面,湿湿的,暖暖的,姑姑乾脆向後倒在我怀里,两个人都眯着眼休息了一下。

  由於没有睡沉,过了不到一个钟,就醒过来了。

  我摇一摇姑姑:老婆,醒一下。

  姑姑迷迷糊糊的,也是没有睡沉,嗯地应了一声。

  老婆,满足我一件事好不好,我商量着说。

  嗯,什麽啊,姑姑转过头来亲我。

  我们去阳台做一次好不好,你穿上黑色丝袜,黑色高跟鞋,还有刚才的黑色短裙,有没有套装的?姑姑想了一下说,有,但是……小色鬼,大白天的在阳台被人看到了怎麽办。

  我说,这里这麽主,阳台的花草那麽多,再说,对面又没什麽其他的居民楼,没有人会看到的。

  姑姑拧了我的大腿一下,好吧,满足你的要求,过两天你姑丈回来就没这机会了。

  说完到房间换衣服去了。

  一想到要在阳台做爱,我的欲火又烧起来,阴茎挺直着不肯放松。

  等了七八分钟,姑姑踩着高跟鞋哢哢响地走了出来。

  怎样?她半转着身展示着。

  我倾刻醉倒。

  造物主是是如何的巧手,造出这倾城的美人儿来!只见姑姑着黑色高跟鞋、黑色丝袜、黑色超短裙,还有米色丝质的职业装上衣,曼妙的身姿,不经人事的处男见了定把持不住,马上喷精的可能性都有。

  我看直了眼,赶快拥上去,把她半推半抱地拥到阳台上。

  我啧啧地赞叹着,手竟又像咱晚一样有点颤抖。

  我把手往她三角私处一掏,没有穿内裤,正合我意!老婆,爱死你了,我精尽人亡死在你裙下的心都有了。

  姑姑听了又咯咯地笑说,哪有那麽严重,要就快点吧,不要被人看到了。

  我如获圣旨,把她的裙子向上推一点点,让她趴在阳台上假装看花草,然後挺枪就插。

  唉,跟着你疯。

  姑姑边呻吟边说着。

  这样的做爱相当隐蔽,因为有花草挡住,姑姑又穿着整齐,所以就算从远处看也看不出她正被人从背後插着性交。

  快感和淫感的感觉充满了整个头脑,姑,爽吗?我故意问。

  嗯,舒服。

  姑姑轻声哼道。

  要插快一点还是慢一点?我问她。

  都可以,快一点比较好。

  姑姑说。

  我喜欢听平时看起来正经的女人在我的肉棒下说着淫荡的话。

  姑姑说完,我便加快了速度,姑姑终於忍不住呻吟得更大声了。

  啊……啊……嗯……哦……但矜持还是占了上风,姑姑大声呻吟了一下子,就又变回哼哼的低叫声。

  我看着肉棒带出她的淫水一进一出,心里再次感到无比的幸福。

  由於下面穿着黑色而诱人的套装,我渐渐地感到过度的兴奋,忙停下来,抽出肉棒,把姑姑转过身来舌吻,我吐出口水让姑姑吞了下去,我不断地增加对姑姑肉体征服的印记,我要在她身体内留下我的东西,比如精液,比如口水。

  姑姑如果不是因为结紮了,或许还能让精子和她的卵子结合,但因为结紮了,所以内射起来是没有心理负担的。

  老婆,躺下来。

  我乾脆就叫她老婆了。

  姑姑躺了下来。

  地板凉凉的,舒服,姑姑说着,笑了笑。

  舒服?我让干一干,会更舒服。

  我嬉皮笑脸地说。

  讨厌,那还不快,等你姑丈回来了,我看你还敢不敢乱来。

  姑姑又笑了。

  我一听性起,压上去就插,我把姑姑的双腿扛在肩上,边插边摸着令人心醉的丝袜美腿,穿戴着整套套装的美人儿正被她侄儿压在地上狂干,这样的场景真是淫荡至极。

  我把姑姑的双腿向她胸前压,这样可以插得更深,姑姑大喊不行了快昏过去了,我一听,又插抽了十几下才放下来。

  姑姑说,冤家,差点把姑姑干死,刚才那几下太猛了,心脏受不了,还是正常地地插比较好。

  我怜爱地吻着她,下体仍不停地起伏抽插。

  老婆,就算姑丈回来了,以後我们还会做爱吗?我边插边问。

  嗯……哼……七劳荤八素的姑姑说,会,你要做就让你做。

  姑姑把双腿紧紧缠住我的腰,身体像蛇一样扭动着。

  温馨的幸福感不断地把我推向顶峰。

  老婆,我爱你,我要把精子射给你。

  嗯……把精子给我,射进去,老公……姑姑已经进入迷离状态。

  是啊,就算把精子全部射进去,然後死在你身上,我也愿意啊,亲爱的。

  我心想着,不觉就要达到高潮了。

  老婆,我要来了……我把下体往下一沉,一股眩晕的快感顿时袭来。

  啊……老婆……进去了……我低吼一声,又一次在姑姑的阴道里射精。

  虽然这一次射得没有第一次多,而且阴茎由於性交过度,也有微微的些刺痛,但我还是一次往她阴道里灌了个够,接着伏在她身上,等着她的阴道慢慢地把我的软化的肉棒挤出来。

  让你干死了,老公,我好爱你,谢谢你把精子射给我,我的身体可能属於两个男人,但我的灵魂和忠贞已经全部给你,全部给你……我抽出阴茎,说,姑姑,好老婆,我爱你,我想不停地干你,给你幸福,给你精子,给你快乐。

  这时,姑姑阴道口流出了我刚才射进去的精液,我拿出相机拍了几张,然後挺着没有完全软化的肉棒又插了进去,又拍了几张相片,这才作罢,最後躺下来,把姑姑搂在怀里,就这样在初夏懒洋洋地睡去……由於实在太累,一觉醒来已经下午五点,太阳温和了许多,姑姑执意到市场买了补品,炖了只鸡给我吃。

  我边喝边玩笑地摇着头说,唉,吃了这爱心补品,搞得欲火焚身,没处发泄啊。

  衰人,也就这两三天时间,你也做得了多少次,想做就尽管来,姑随你怎样干都行。

  嘻嘻,老婆我不舍得你啊,干坏了身子,以後怎麽做啊。

  我嬉皮笑脸地说。

  喝完了补汤,稍微休息一下,感觉精神百倍,这一夜和姑姑大战上千回合,在她身上发泄了两次。

  看着在我怀里睡得安详的美人儿,我想,我是既幸运又幸福的,姑姑默认了这样的不伦关系,满足了我许多年来的欲望。

  但我心中始终有个障碍,特别是做完爱後冷静下来,心里会感到空虚。

  不过,欲火再次到来的时候,又什麽都不顾了,只管和她共赴云雨,同享欲仙欲死的性爱,不知她心里是怎样想的,我也没敢问,生怕捅破了那层脆弱的心理防线。

  能过一日就算一日,能做一次算一次吧。

  一觉睡到天亮。

  起床後发现身边的美人儿不见了,一瞧,原来赤着身子坐在修妆台前面梳头发呢。

  看着她婀娜的背影,不禁举旗敬礼。

  我悄悄走过去,从後面抱住她的两个奶子,把脸靠在她背上,女人对这样的拥抱很受用。

  享受了一会儿的拥抱,我推起姑姑的屁股,让她站着弯腰趴在修妆台上,拿着阴茎在她的阴道口蹭来蹭去。

  亲爱的,你好美,如果你能嫁给我就好了,我要天天干你。

  我抚摸着姑姑的背说。

  嗯……快进来……姑姑似乎有点急了。

  我扶正阴茎,慢慢地推地去,继而抽动起来,每一次抽动,姑姑都较大声地呻吟,撩拨着我原始的欲望,这样的美人儿,谁都想每天都干上几次才甘休吧。

  先不要射……等一下,我们去爬山,我知道有个隐蔽的地方,姑姑带你去,让你干,以前,和一个男同事试过一次。

  姑姑说。

  什麽?你还有男同事做过?我很惊奇,忙停下来问究竟。

  姑姑说,也没什麽,当时要去深山里的庙里烧香,听说比较灵验,你姑丈没空,就叫一个男同事载我去,烧完香,看到山里的景色不错,就和他去山上走走,走到一处没人到的地方,聊了一会儿家常,他突然抱住说喜欢我很久了,然後就想做爱,我虽然反抗,但也没有喊叫,我穿裙子,他力气大,一下子就把我的内裤拉下来,然後压在草地上,衣服也没有脱,直接从拉链里掏出来就插,插的时间不久,可能不到十分钟,但已经来了两次高潮,然後他就射在里面。

  後来他偷偷摸摸地又找我做了几次,因为我怕出事,几次之後就再也没有理他。

  我听了妒火中烧,姑姑的骚逼还让其他男人干过!我於是发了狠地干着姑姑,还拿出手机对着镜子录影,姑姑似乎知道我心里不是滋味,也没有说什麽,便眯上双眼,合上嘴哼哼着。

  任由我摆布。

  我想像着那个男人在草地上干着姑姑的样子,越想越兴奋,龟头迅速传来快感,要射了,我用力抱住姑姑,在痉挛中向姑姑的子宫射精,发泄着我的妒火和征服这个女人的快感!匆匆弄了点早饭吃。

  我没有说什麽话,姑姑也知道我的心思。

  吃完饭後,我换了一身轻便的运动装,坐在客厅看电视。

  姑姑在房间呆了十几分钟才出来,只见她一袭碎花连衣长裙腿踩一双白色细带高跟凉鞋,朝我嫣然一笑,我顿时心醉,忘记了刚才的事。

  小帅哥,走吧。

  姑姑说。

  我上前抱住她的腰,一起到车库取车去。

  难为姑姑还认得那条深山老路,果然是人迹罕至,偶尔可以看到一两辆车经过,估计也是去庙里烧香的。

  终於到了庙里,我们把车停好,庙也没有进去。

  姑姑拉着我的手就走,山上草木茂盛,兜来兜去,姑姑指着前面一处野草茂密的地方,我拨开杂草,一处二三十见方的空地,长着平坦的草皮,赫然出现在眼前,空地四周被杂草围住,真是一处野战的好地方。

  我把姑姑拉了进去,性急地便开始脱裤子,我喜欢穿着衣服做爱,所以只是脱了外裤,剩下内裤,把怒胀的阴茎从内裤边上释放出来,姑姑调皮地笑着,握着我的阴茎搓磨着,这白骨精,老子这就把你给干了!我心里想着,便把姑姑按倒在地上,姑姑咯咯地笑我猴急,我撩起她的裙子,把她的内裤拉向一边,对准洞口就开始插。

  熟女不愧为熟女,从刚才就已经湿了,插起来不费力气,很是润滑。

  蓝天之下,青山环绕,一对男女正疯狂在做爱,天地间仿佛只剩下我和姑姑,我不停地插动,姑姑也开始呻吟。

  今天看来,姑姑骨子里也是个淫荡的渴望性爱的女人,不然就不会轻易被同事操了几次,也不会轻易就让我爬上她的身体。

  但她碍於世俗,不敢表露自己,因此只要有适当的机会,便可以得到她的身体。

  我後悔为什和不早知,要是当年一开始就敢和姑姑亲近,说不定已经在她身上发泄了成百上千次了。

  姑姑的眼神迷离,我只管用抽插来获取快感,乳房也懒得去摸了。

  姑姑的呻吟大声起来,表情因为兴奋而显得痛苦的样子,下体交合的地方发出啧啧的声音,我已经不停地抽送了数百下,感到有些累,只好停下来,趴在她身上歇一下。

  姑姑吞着口水,娇喘连连。

  这样的野战相当刺激,因为山深,不怕有人发现,所以做起来也毫无顾虑,感觉相当自在舒服。

  歇了一会儿,继续抽动起来,又不知道抽送了几百下,快感袭得我语无伦次,我靠在姑姑耳边说,以後再让别的男人操你,我就操死你!说着一阵电流传到大脑,我死死顶着姑姑的阴部,开始一股股地射精,阴茎跳动了十几下才平静下来,因为幻想着别的男人曾干过姑姑,所以这样的做爱快感更强了,射的精也多,我觉得似乎把储存的精液全部射了进去,身体像被抽空了一样,只好趴在姑姑身上休息……一会儿,我从姑姑身上溜下来,看着她的阴道口流出大量的精液,果然是为她献出了很多的精子。

  这样的景色真是淫糜。

  姑姑还微微喘着气,她边喘边对着我笑,说:好强,你姑丈和那个同事都没这麽强过。

  我微笑着暗想,我年轻,精力当然更加旺盛,这有什麽好比的。

  由於淋漓尽致地做了一次,所以我今天再也没有什麽欲望,便和姑姑像小情侣一样,平平淡淡地度过了白天。

  傍晚的时候,姑丈打电话回来,说明天早上就回家了。

  我一听,失望至极。

  姑姑便来安慰我,我知道她对我太好了,所以也没有多少怨言,只是这样淫乱的两天就要结束了,不知要再过多久才能和姑姑云雨一翻。

  国庆的时候,我假装旅游过去找你。

  姑姑亲了我一口,承诺说。

  我听了,心中的阴霾才明朗起来。

  你说的哦,我等你,但是……我走之前,还要一次……我淫笑着掏出了怒胀得有点发疼的阴茎。

  姑姑会意地撩起了裙子,躺倒在沙发上……国庆很快就要到了,我日思夜想的美人儿,我多想快点见到你。

美国发布站
如何快速找到【美国发布站】?你可以直接问你身边的朋友、同学或你的网络好友!
美国发布站,哥哥爱,色小哥,狠狠干,日日操,姐姐色,俺也色,爱色哥,天天操,天天色,日日啪,姐妹啪,俺去操,狠狠lu,奇米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