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情色笑话  »  柯林的野望




柯林无精打采的盯着课本上的女性生殖器构造图发呆,以至于连旁边苏思那种鄙夷的眼神都没有发觉。

  其实这个章节是整本《发育生物学》中柯林最喜欢的章节了。新课本发下来以后,柯林每天都在预习这个章节。他之所以发呆的原因是课本上画的跟人的不大一样。老师还在略带点羞涩的讲着这个章节,柯林的思绪早就回到了刚上大学的那个时候了。

  柯林家庭条件一点都不好,为了能不再面朝黄土背朝天,他拼命的学习,终于考上了大学,随然不是全国重点,但省重点已经让村里的老少爷们儿目瞪口呆了。进城后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什么事儿都感觉到新鲜。最让他感到新鲜的是宿舍那帮人电脑里的动作爱情片。他还清楚的记得第一次看到一根粗黑的大吊插在女人的洞里,以及女人的婉转娇吟。自那次以后,柯林的生活中就多了三样东西:1.柯林第一次看到大吊灌洞,一脸震惊的表情,用手指着电脑屏幕,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声音,配合北方农村人的身板体型,让这帮城市的小花苗吓的不知所措。事后就有了「野兽」这个壮观的称号。

  2.看到「野兽」平静了,大家回过味来,都开始笑柯林没见过女人,还是个处男小「野兽」,也有同学戏谑的称柯林同学为「林处」。

  3.「林处」的内心从此深处潜藏了一头真正的「野兽」。自那以后,柯林同学开始渴望女人,尤其渴望女人的「B 」,渴望到极点,甚至于变态的地步……「发什么呆呢,林处?下课了。让开,我要出去。」能对野兽发出这种毋庸置疑的声音的只有旁边坐的苏思了。

  「……」

  柯林从发呆中醒过来,看了看苏思,红着脸站起来,让苏思出去。

  「林处,你上课的时候盯着书的表情很猥琐啊,看不出来,你的喜好与众不同啊」

  看着柯林红着脸,一脸不知所措的表情,苏思忍不住有开始调戏柯林了。

  柯林看了看苏思,又看了看课本上女人的「B 」,脸更红了头都快钻进桌膛里了。

  苏思看着装母鸡的柯林,带着一脸满足的表情和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像轻风一样,走出了教室。教室外面她的男朋友正等着她呢。

  苏思家庭条件好,有着稍微能超过「小资」的生活。这种女人大都喜欢有点浪漫,又带点小白脸气质的男人,苏思也不例外。不过苏思也挺喜欢调戏柯林这个有着「林处」和「野兽」这两个「美称」的大男生。因为每次遇见这个憨厚的小处男,他总是羞涩的红着脸,低头走过去。这时候,苏思上去拍拍他肩膀,喊声「林处」或是「野兽」,看着这个猛男手足无措的样子,都能让苏思感到无与伦比的满足。不过这个特权只限于苏思。其他人就没有了。毕竟「野兽」的称号也不是白给的。小花苗们看着这么大的块头,心里头也怵的慌。

  柯林内心其实也挺「小资」的。他喜欢苏思,这个阳光,妩媚的城市少女总是能让他感受到现代气息,每次遇见苏思,他的心就像黄土高原的春天,一阵春雨过后,无数的的小草秒争先恐后的探头,感受春天的气息,春雨的滋润,尤其是苏思的调戏,更像春风拂过,小草苗伸个懒腰,无与伦比的舒畅。不过小草伸懒腰是需要代价的。比如说我们的林处的代价就是勤洗内裤勤洗澡。柯林有个野望,那就是能和苏思共同奔赴婚姻的殿堂。工作完了以后,和苏思一起去酒吧喝杯小酒。然后挽着手,慢慢的走在回家的路上,抛开城市的灯红酒绿,在楼下的玫瑰花丛中深情的接吻,浪漫的气氛环绕着两个人,直到温馨的小窝,在深情的凝望中褪下苏思的衣服,抚摸着每一寸属于自己土地,疯狂的做爱,直到筋疲力尽,直到海枯石烂,直到天荒地老……

  旁边的哄笑声打断了柯林的思绪,柯林开始不满了,小弟弟也表示着他的愤怒,狰狞昂首,发出抗议。柯林回过神来,才发现不对,刚才把书当成苏思了。

  在「浪漫的湿吻」中,书上的女性生殖器构造图已经面目全非了,而且口水滴滴答答,滴的桌子上全是。柯林有些难堪。不过苏思不在这里就无所谓了。

  「笑什么笑,没见过像我这么男人的么?」

  已经经过一年半大学熏陶的「林处」早已不是刚入城市的刘姥姥了。况且苏思不在这里,出丑就无所谓了。

  旁边先是一阵惊愕,然后又是一阵更大的哄笑声。

  柯林同学,面不该色,又「复习了一遍今天所讲的内容」。等到小弟弟怒火平息了。从容的走出了教室。

  别看柯林在教室里这么牛B ,其实他内心还是相当自卑的。刚来大学的时候,辅导员体察民情,知道柯林家庭条件不好,就帮他找了个勤工俭学的活:晚上去生命科学学院的专属实验楼看门。既能节省一年1200块的住宿费,每个月还有500的零花钱。当时给柯林感动的鼻涕眼泪一大把。后来柯林才知道那个糟B 辅导员根本就没安好心。按理说有这么好的美差跟本轮不到他。混了几天后才知道,实验室3 楼是解剖实验室。动物解剖实验室在楼梯口。靠里面是人体解剖实验室。

  里面有他妈的3 具尸体。2 男1 女。除了做实验跟本没人上三楼……刚去「上班」的时候心里还有点怵的慌。不过日子长了就无所谓了。俗话说人穷志短,马瘦毛长。柯林没钱,看着苏思和他男朋友之间非常小资的生活,除了难过,就剩自卑了。

  其实柯林也见过女人的B.不是电脑里面的那种。是真正的女人的B.不过不是活人的,是死人的。前面说过,说是柯林开始渴望女人的B ,渴望的极点,甚至于变态的地步并不是夸张。鲁迅先生说过,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这其实很有道理的。柯林死人见得次数多了,也便不害怕了。在和三个死人「同居」一年多之后,他也就接受了这三个不喘气儿的邻居。在「城春草木深」的时候,在渴望到极点的时候,在极点次数多的时候,也就成了变态。终于在某个夜深人静的时候。柯林拜访了他的三位邻居。他敲了敲门,没人开,柯林理所当然的当他的邻居同意了。相信除了我们的野兽同学以外,也没人敢进来打招呼,更别说行窃了。更何况三位邻居赤赤条条,身无分文,连条内裤都没有。

  除非想偷一杯福尔马林当啤酒喝。要不再笨的贼也不会去。当然,柯林的第一次拜访仅仅是礼貌性的问候,顺便简单的升起试验台,粗略的看了一眼女主人的生殖器便离开了。

  老子有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万物。

  柯林这里也很适用,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有第二次就有第三次,柯林也记不清他去了多少次了。

  尽管去了无数次,柯林决定今天晚上再去拜访一下邻居的女主人。

  「唉」柯林摇摇头「小诗是在是太惨了。」

  「小诗」是柯林给邻居女主人起的名字。他暗恋苏思,就顺道给邻居起了个有诗意的名字。其实小诗并不漂亮。皮肤被福尔马林泡的惨黄惨黄的,没有性爱的滋润,一点光泽都没有。一个大秃瓢脑袋,咪咪不大,下身一点毛也没有,胸部到腹部是跟拉链一样的东西,拉开以后就能看见肠子,心,肝,皮,肺,肾,当然,还有子宫。锁骨一边完好,一遍被锯断了,整体一点都不和谐。皮肤下的肌肉一点弹性都没有。按下去就是一个小坑,一整夜也恢复不了。最惨的还是家里明明有两个男人,可是小弟弟被泡的黄不拉几的,软趴趴的,像小虫子一样,要硬起来还得钢丝固定。还亏得柯林刚入住的时候怕三人玩3P玩出火来跑出来闹事。要不是有柯林用试管帮忙,小诗的怨念估计能给楼弄塌了。不过柯林估计小诗也不是很爽。因为柯林总是很小心的用试管出入,没什么激情。当然,柯林也有他自己的理由,他怕一使劲,给小诗的阴道撕裂,从B 里面给扯出来。

  晚上还有解剖学实验。这次实验目的是解剖兔子。当然,实验室是动物解剖实验室。人体解剖学还没学呢,要等大二下半学期才学。不过柯林是好学生。人体解剖学实验已经「预习」了无数次了。柯林对动物解剖学实验又爱又恨。因为当柯林看见帮女生平静的用解剖针划开蛔虫的肚皮,挑出蛔虫的各个器官。或者是用蘸有乙醚的棉球捂在鸽子,一边看着鸽子慢慢死亡一边兴奋的尖叫,柯林就感觉到肚皮有点凉,然后就想到小诗的肚皮。不过苏思除外。无论是蛔虫还是鸽子,苏思的动作总是那么的从容,那么的优美。如果发现柯林看着她,还会报之以微笑。这会给柯林如沐春风的感觉。

  解剖课还是跟往常一样的喧闹。柯林还挂记着晚上探望小诗呢。没有心思多留。下课了后已经是9 点半了,该锁门了,不过苏思留下来说要在这里把实验报告写完。柯林也想留下来,可是有没胆子跟苏思说,只好走了。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

  柯林同学不是去杀人,也不是去放火,他是去探望小诗姐姐。拎上钥匙串,拎上手电筒,拎上卫生纸,哼着小曲儿,直奔3 楼。

  当我们的柯林同学奔上3 楼后,他就憋住气儿了。不是累的,是呛得。浓浓的刺激性气体,让他不敢呼吸。柯林知道那是乙醚的味道,少了能让人昏迷,多了就死人了。柯林又憋住气儿奔下了2 楼大口大口的喘气儿。

  「妈个B 的,谁把乙醚洒了,操!」

  「谁最后走的,真不是东西!」

  柯林一边嘟囔一边寻思,洒了这么多的乙醚,连过道都能闻出味儿来,这他妈的能跑出来吗?

  「不会是苏思吧」

  很快,柯林的脸色变的苍白起来,因为他寻思过来了。苏思是最后一个走的。

  要是苏思死了……柯林不敢往下想了。

  「腾腾腾腾…」

  是柯林下楼的声音。他拿了洒水壶,带了浸水的口罩,出现在3 楼的实验室门口。剧烈的活动也没有让他苍白的脸色恢复一点血色。

  人在着急的时候总是越忙越乱。拧来拧去总是开不了门,大点劲,居然给钥匙折里边了。柯林顾不的许多,使足了吃奶的劲,给实验室的破门踹给,冲进实验室,给所有的水龙头打开,在实验室里洒了几圈水,又给所有窗户打开,上去摸了摸苏思的鼻息,还有气儿,放下心,这才累的一屁股坐了下来,也没空去想地是湿的。

  缓过劲来,柯林才开始打量实验室。给柯林气的差点又给憋过去:苏思赤赤条条,整个上半身爬在实验台上,旁边有个笔记本电脑,上面放的电影已经结束了。定格在女人嘴含大吊画面。地上还躺着一个赤赤条条的男人,鸡巴无精打采的耷拉在一侧。地上一个棕色瓶,碎的。

  「妈个B 的,日B 不要命!」

  柯林上去摸了摸男人的鼻息,还有气儿。

  「操你妈的你怎么不死?」

  柯林认识地上躺的男人,苏思的男朋友。

  「咳,呸。」

  柯林使劲咳了一口唾沫,吐到地上躺的SB身上,又使劲踢了一脚。

  「我操你妈,操你妈,操你妈,操你妈!」

  柯林又上去扇了几个耳光。

  柯林想死的心都有了。苏思被SB日了不说,要不是见机的早,明天早上这里抬出去的就是死人了。虽然柯林并不介意苏思不是处女,可是被人当面日了,柯林伤心,愤怒,各种负面情绪都到了极点。盯着SB软趴趴的鸡巴,又看了看解剖盘里的手术刀。忍了忍,又上去给SB两脚。

  柯林给爬在实验台上的苏思抱到水池边,用水冲了冲苏思的脸,苏思还是没有醒。他把苏思平放在实验台上,从桌子底下拉出把凳子来,坐着歇了会,看见SB扔在桌子上的烟,哆哆嗦嗦的拿了根出来,费老半天劲点着,使劲的抽了口,然后剧烈的咳嗽了一小会儿,心情才算平静了点。

  苏思像小诗一样,静静的躺在实验台上,借着月光和电脑微弱的光芒,像是童话中的睡美人一样,映着月光,柯林嘴边的烟头忽明忽暗,然后划着一道微光,撞到了墙上,溅出了一蓬火花。过了许久,一个身影走睡美人的身前,他低下头,伸出双手,捧着美人的脸,深情的吻了下去,夜越来越深了,窗外的月光似乎有点害羞,把头藏进了云朵里,不一会又探出了一点,只是一点。她怕打扰到睡美人的王子。风透过窗户进来,然后又出去了。没有一丝痕迹。

  【完】

美国发布站
如何快速找到【美国发布站】?你可以直接问你身边的朋友、同学或你的网络好友!
美国发布站,哥哥爱,色小哥,狠狠干,日日操,姐姐色,俺也色,爱色哥,天天操,天天色,日日啪,姐妹啪,俺去操,狠狠lu,奇米网!